2008/01/13 15:10筆記

 

走過雪山隧道,越過蘇花公路,來到了台東縣池上鄉

與朋友們愉快地吃著便當
三小時的旅程
大家已然是熟識而無話不談了
 
他們是九份山下磅磅仔的九份黃金茶舖沈先生與他的小學同學們
其中,喜愛船釣的阿平
小學畢業後的第二天
便離開九份來到台灣南部打天下
 
說打天下那是好聽
只是急切地想為自己掙一口飯吃
當起學徒黑手來
 
吃一口飯在民國五十年代
那可是不容易
 
沈先生說
當時就讀瑞芳國小海濱分校
就在九份基隆山"十五層"下方,大福煤礦的右邊
 
同學們總是會從家裡帶來便當
中午用餐時刻
滿教室都是魚腥味
因為除了蘿蔔乾炒蛋
大家一定會搭配著鹹魚乾
 
蘿蔔,魚乾
這是因為磅磅仔依山靠海
那時還沒有濱海公路和中油港
蘿蔔,魚是農夫,漁民與礦工容易向老天爺討得的恩賜
 
在磅磅仔
沒有M型社會
小學同學們大都是赤著腳
六年中
只有一位同學曾經擁有一輛自行車
那已是農曆初一黑夜中天上最明亮的星星了
 
磅磅仔
資源豐富
甚至
晚上讀書是不需要燈光
因為磅磅仔滿是螢火蟲
 
聽了直在想
會不會太誇張了
 
沈先生
彷彿辯解般
急切又驕傲地說
他們班上可是出了一位建國中學以及清華大學的高材生
 
這我更驚奇
沈先生又說
但是論事業成就
還是以這趟同車的阿平最優秀最為傑出
 
很好奇
難道阿平從小就是擁有一台自行車的富貴人家
 
阿平笑著說
他的第一件毛線衣還是二年級時郝正亮老師贈送的
老師贈送的?
他說
同學們午餐都是帶便當
唯獨他是跑回家裡
不論一,二年級就讀海濱分校
還是三年級後全班轉讀的瑞濱國小
距離磅磅仔山谷的家裡都有一段路
帶便當是奢望
從來沒有
 
家裡只有稀飯配著鹹魚
稀飯是無法裝成便當的
因此天天赤著腳跑回家
 
沈先生很不敢相信地聽著
竟然不知道
這位五十年至交的童年是這般地過
 
阿平說
因為家境艱難
從小就與大姐寄居在已經不好過的舅舅家
 
老師中有兩位最讓他印象深刻
一位是一年級時
像是大哥又像是朋友的嚴乾老師
空閒時總是牽著他到磅磅仔的番子澳釣魚
說說笑笑的
 
老師
那在海邊可是天一般偉大的人物
我在想
當時成績中等的阿平是不是為自己贏得了自信與自尊呢
否則為何他說起這一段過往是如此的光彩
 
二年級換成了郝老師
就在第一道東北季風過後
郝老師拿了一段漁網的繩索
那繩索規律地綁著結
將阿平叫到同學與其他老師看不到的角落
要他站直
再以繩索比了肩膀,手臂,頸部,胸圍,腰圍,臀圍,腳長
郝老師認真地比劃著,筆記著
 
為何是繩索
他說
那時布尺是難得一見的專業用品
 
過幾天
郝老師偷偷地拿著手織的新毛衣與裁製的新長褲送給他
 
阿平說
他是個沒有讀書的粗人
在狂躁的歲月裡
如果即將踏到生命中的紅線
便會想起這兩位九份山下瑞濱國小的老師
於是
釣釣魚,按耐性子,踩個煞車
 
吃完便當
經過一座波斯菊與油菜花田
那是稻米收割後
撒下花種子
作為下一期稻作的肥料
 
好是美麗
阿平望著花海說
已經沒有嚴老師的音訊
但是十年前
他終於有機會向郝老師在電話上道謝
只是郝老師的國語
外省鄉音太重
完全聽不懂
 
沈先生說那時老師的待遇很低
克勤克儉才能養家
直到今天才知道
郝老師竟然還曾經送阿平衣服
 
 
這感動一直縈繞在我心裡
隔天回程九份時
轉到太魯閣
天冷了
而且飄起雨點
 
在一塊禁止販售物品的告示牌前
一位怕不有七十歲的老阿桑
遲疑地,四處張望地
好像是躲警察似地
緩緩地從小行李箱拿出一疊中橫的風景印刷圖片
蹣跚地走近車窗
問我們要不要買
 
只見到
阿平說
阿桑,天變冷了,我買一百五十元,您就趕快返回厝內,不要再賣了,欲落雨了
受寒,人的身體就會不爽快
 
 
並不清楚阿平遭遇了哪一款的家境艱難
初次見面不好言深
但是或許可以體會這兩位老師對他的影響
 
因為
當我凝視著老阿桑
只見到她緊緊握著找零後的紙鈔
轉過頭去
試圖掩藏住那紅了雙眼的眼眶
 
而當我再回過頭來望著收下風景圖片的阿平
從他那盡是不捨的眼朣中
我似乎也看到了小一小二時那小男孩的身影
 
>>>>>>>>>>>>>>>>>>>>>>>>>>>>>>>>>>>>
2008  01  10於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台東花東縱谷


台東花東縱谷

台東花東縱谷

台東花東縱谷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y
  • 阿平的故事, 好感人好催淚啊

    在散赤的童年歲月裡
    兩位恩師的關愛, 一直留在他心裡
    一定也是散播愛的人......
  • fwubiao
  • 我們一起走過的歲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