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5 06:50筆記
 


 





 



昨天早上五點半先到九份琉榔頭撐傘閒逛看露珠,七點後在外頭忙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七點才回來。因為下山時九份下著雨。照例是穿著長筒雨鞋。到了臺北。天氣大好。

愛書人都問我從哪裡來,怎麼鞋面還有泥巴,是不是剛登完山?我就給他們看我腰帶上的數位相機裡的相片。他們都好羨慕,我就住在九份。可是他們不相信我們住在九份也有難處。

好啦,就像今天黎明我就很猶豫。是等日出還是看雲海?最後決定跑到八分山看雲海。雲海是有一些。可是,東方的方向有魚鱗狀的火燒雲在茶壺山的上頭。等我騎著車趕到時,也不過五分鐘。那雲已經不再火紅了。

這時我才發現我今天所踩的土地沒有泥濘了。滿山的鳥在叫。小花大樹都換了鮮豔的顏色。這就是有日出的確切象徵啊?真是的,忽略了這土地與景緻已經變了呢。九份最近都在下雨,好久沒看到朝霞了。

明天專心看日出。雲海就先擱一邊了。讓暖暖的晨曦曬一曬。住九份還真是有些麻煩,那就是一大早就得選邊看風景。
 
。。。。。。。。。。。。。。。。。。
樹,它總是將鮮嫩的淡紅,淡綠擺在枝枒的最前端;然後將老去的黑綠留置在後頭。人是不是也是這樣呢?掛在臉上的總是那麼亮麗,內心的就沉重。只是當沉重越積越厚,人們可以甩得掉一些些嗎?就像樹葉一樣越來越陳舊後就會脫落?
。。。。。。。。。。。。。。。。。。。。。。。。
 
剛剛從基隆忙回來。經過九份山下的深澳。不知道百合花開了沒?有些掛念。騎車轉進去。我從番子澳山開始徒步在奇岩怪石上。百合滿山坡發出了新綠葉,花還沒開,好笑,這才想到現在是三月底啊,我太心急了,苞都還沒有呢。斜風細雨,沒有垂釣者,波浪有些大的海面也沒有小舟橫著。慣看的蝴蝶,甲蟲與海鳥都匿了跡。只有我一人

走在山坡上,滿地綠草中看到了紫的,黃的,白的,.....紅的小花。那真是小花,花朵沒有鑰匙尖的大。總是一家族一家族聚在一起。有一株很特別。它呢,躲在一個平躺的大岩石的凹洞裡。那大岩石好像是個大洗澡盆的高。三個人就可以抬走它吧?比我的手臂還長,底磐與天際線都很平整,半月形得好像是個硯盤。也不知道老天爺花了多少時間琢磨的。

那一株小草的兄弟姊妹都在外頭,而它獨享那一室的寬廣⋯⋯。只是,好是好,難免會擔心如果雨大了,會不會鬧水災呢?想太多了。人生都是偶然的。就像黃春明先生說的,種子飄落到哪兒是沒得選擇的。臺灣話說:據在伊。就由它去吧。我操的心未免太多了。八點多了。我要上山開店了。這有飯吃還是很重要的。下午還要去收書了。在九份就是會擔心些雲啊,花啊,草啊,臺灣藍鵲啊,果子狸啊,日出與日落,這些有的沒的是不是正美麗,弄得最後都忘了今天是幾月幾號
 
。。。。。。。。。。。。。。。。。。。。
昨天下午四點我遠遠聽到小朋友的笑語,我就趕緊走到店門口。果然是鄰居的小三女兒。同行的不是他的小五哥哥。我就說你爸爸寄放了鑰匙在我這裡。
 
同行的小男生自我介紹說:阿伯,我是她的貼身保鑣。我會保護她的。小三女兒說:厚,他都愛開玩笑。
 
小男生說:我是認真的。阿伯,關於她,你有甚麼事情都可以找我。我說是永遠嗎?那你以後會讓她傷心嗎?他搖搖頭,緊閉著唇,然後很慎重地拍著胸給我一個很深的點頭。
 
我在想,她爸爸聽到這段敘述會饒了他嗎?我該說有情人終成眷屬還是說小心她老爸?
 
。。。。。。。。。。。。。。。。。。。。。。。
昨天雖然跑了很遠,可是只爬了一座101。這是去年的相片。現此時,早上四點四十分。窗外的月好大。我坐不住了。
 
只是哪一座山頭是我的選擇?真傷腦筋。這是九份人每天早上必然面臨的兩難。今天有月,那就看哪座山頭雲比較疏淡吧。昨天的體力還剩很多,爬哪一座都ok的。早安,各位書友們。祝福大家有美好的一天。






百合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