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331.jpg

IMG_5328.jpg

愛書人說,即將要搬離這四樓層的公寓,而新家比較小,爸爸所遺留下的愛書,不得不割愛一部分。

抗日,國民黨,共產黨有關的近現代史以及中國傳統經史子集等書籍。

出版日期開始於民國41年之後。

愛書人說,爸爸是民前三年出生。

九一八事件後(民國20),東北人的爸爸就成了流亡學生,留在關內。

由陳果夫實際主持的中央黨務學校,也就是中央政治學校第四期畢業,與馬星野是同學。({民國1655日,南京國民黨中央決議正式成立該校。直屬國民黨中央黨部。蔣中正擔任校長。戴季陶教務主任,丁為汾訓育主任,陳果夫總務主任。2000多人報名,錄取340名。畢業時因反共立場不堅定,身體家庭因素又刷下60名。19296月改名為中央政治學校,學制四年。}。引自蔣家天下陳家黨,范小方著,周知文化1994年初版。)又({民國16年北伐革命軍克南京,中央常會決議成立中央黨務學校。翌年改名為中央政治學校。今總統 蔣公為校長,吳挹峰先生為總務主任。迄二十七年達十餘年之久。}。引自:吳挹峰先生八秩書畫)

四年制大學畢業後,奉派到浙江省省政府轄下的地方工作。

民國27年擔任SH縣KC區區長時,這裡是錢塘江南岸,是國軍防衛日軍的浙東的第一線,接到命令,到武漢大學所在的璐珈山受訓,成為青幹團男女學員中的一員。(江海東先生說:{領袖在武漢決定了長期抗戰的國策,為了號召全國青年,一致奮起,參加神聖民族抗戰,特組織三民主義青年團,並親自組織青幹班的訓練,即中央幹部學校第一期。領袖的官邸就在面臨東湖的珞珈山上,傍晚時分,經常由夫人陪同巡視。}。引自珞珈三十年編輯委員會印,珞珈三十年,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十月出版。)(作家柏楊郭衣洞先生也是愛書人尊翁的青幹班同學,引自珞珈五十年。)

那時的武漢保衛戰實際上已經展開,外圍戰況激烈。身負抗日重責的團長蔣中正卻經常蒞臨巡視,訓話。

青幹班訓練完畢後,戴笠曾經親自詢問爸爸是否有意願到蔣中正委員長的長公子蔣經國所主持的贛南那兒工作?

已經有行政經驗的爸爸當場請教戴笠,到贛南和派往前線有何不同?(姚冬聲先生說:{{南京失守,民國273月,日軍迫近武漢,中國國民黨臨時全國大會通過設立三民主義青年團部工作人員訓練班。挑選中央政校,中央軍校,軍委會戰時工作訓練團畢業學生,以及各大學優秀畢業生,經考試及格共錄取540餘名。畢業典禮時團長蔣公號召有志的青年應當到敵後去工作;說:{去敵後工作應當要深入民間,必須喬裝商人,或做算命的,測字的,相面先生等等。}。此時,我心底萌發去從事敵後工作的志向。}}。引自: 珞珈四十年。)

戴笠不諱言地說,到贛南是接近太子,爾後仕途看好,到前線是接近死亡。

爸爸認為他是堂堂3000多人中所錄取的300多人的早期中央政治學校的大學畢業生,而蔣中正又是他的老師;理當與蔣經國是同輩,要致敬也當是以老蔣為對象,怎好與2021歲的年輕同學一同去蔣經國底下行走?更何況,直接抗日是他這東北人的初衷。

訓練完畢後,武漢也即將撤守,跟著青幹班準備撤往長沙,到了咸寧,日本軍機大舉入侵,隊伍被沖散,幸好沒被飛機上的機關槍掃射而死,所有的衣服書籍全部遺失,一路有如逃難,兩隻腳走到嘉魚,輾轉到了長沙,又再返抵浙江省SH縣。

民國二十八年到三十二年間就擔任浙江省WH縣主任秘書和縣長。

這個縣是國民黨CC派要角的家鄉。太湖南岸。是兵家必爭之地。曾經籌組抗日自衛團隊達4000人之多,使得日軍以及偽政府軍疲於奔命。

民國38年大陸淪陷於共產黨之手。爸爸被組織命令留守上海,擔任上海地區地下情報組織頭頭之一,也就是擔任特務,以電台,密碼等方式將上海情況報告給台灣。

共產黨剛建政時,大批前中央和地方政府人員被留用,局勢還很亂,各種舊勢力還沒完全倒下,爸爸得以遵行命令。

媽媽上海沒辦法待了,就帶著我那才幾歲大的大哥回到娘家浙江鄉下。

在城市,還好隱匿,回到鄉下,就常被共產黨追著問爸爸去哪裡?

媽媽都回答,他一個男人家去哪裡我哪知道啊?

那時的共產黨還是講理的,不為難婦人,老人以及15歲以下的小孩。

也不管為抗日出了多大的力,許多爸爸的中央黨校,政校以及青年團璐加訓練班的同學被共產黨殺害了,這裡頭的意味,與其說主義信仰不同,不如說是報復,報復國民黨當年的殘害共產黨的集體心態。媽媽會怕,但相信爸爸會逃抵台灣述職,於是,經由上海青幫的協助,千辛萬苦逃出大陸,抵達香港。然而,年幼的大哥被迫留在家鄉。我是爸媽在台灣生的,今年剛好60歲。

而爸爸呢?隨著共產黨政權的穩固,越來越難潛伏了。許多他的親戚,朋友,長官,部屬都因爸爸而被逮捕,調查或者判刑甚至槍斃。民國40年冬天躲到了他當WH縣縣長時手下的糧食局局長家裡。

這位部屬是中央政治學校的學弟,好像是晚兩期吧?爸爸早就知道他是共產黨,當縣長時並沒有舉發他。主義不同,但是救國抗日的目標是一致的,又何必呢。

這位學弟,居然當上了NK市市委。那是赫赫高官。當時,沒有人敢到共產黨高官家搜索的。

爸爸追憶往事給我聽,常說,人情留一線,將來好見面,沒想到放了幾個共產黨員,後來卻靠這些共產黨員以及WH縣與上海這些地方基層老百姓的幫忙,才能屢屢逃脫共產黨的追捕。共產黨初期也是講人性的。

躲在NK市委的家裡,那位學弟的夫人難免會怕事,曾經勸先生要不要將爸爸交給政府?

學弟勸說,學長並不是壞人,也不是甚麼大地主出身,沒有貪圖人民與國家的財產,也沒有妄害人命,只是死腦筋仇視共產黨,但是,並不是窮凶惡極。讓他趕快離開中國,才不會因為他牽連更多人,讓更多故舊遭殃。

於是,由學弟出具路條,關照沿路的省分,讓爸爸化妝改容,變更身分職業,憑著路條以及關照,驚險卻又順利逃往香港。(張忠渠先生說:{民國381130日重慶陷落於共產黨。淪落重慶的黨政軍教幹部千千萬萬。共匪認為這些都是龐大的肅清對像。共匪運用【還鄉生產】的漂亮口號,誘使到軍管單位去登記,經過嚴細檢查,才能發給【還鄉路條】。不過當你回到家鄉後,清算鬥爭屠殺難免。聽廣九鐵路服務的朋友說香港九龍的前一站叫油麻地。於是,冒險,就填選回鄉路線{由重慶-武漢-油麻地。},一賭幾乎不識字的土包子共匪幹部,不曉得油麻地在哪一省哪一地。沒想到居然獲得路條。隨即連夜奔出,到了廣州,然後由昔日國防部同事幫忙送到香港。}。引自珞珈四十年。)

爸爸的逃亡是台灣以及上海組織所命令的。上海組織那位最高領導還致贈給爸爸100元美金零鈔供作逃亡之用。那是一筆很大的數字。而這位特務長官繼續留在上海。

民國四十一年回到台灣後,並未受到政府重用,而蔣經國越來越重要後,更是。

中央政府撤退到台灣後,內鬥反而更激烈,爸爸被歸類屬於陳立夫以及在民國40年就去世的陳果夫的cc派。雖然爸爸認為他是屬於中華民國,最愛的和效忠的是國家,基於這個動機為國家當敵後特務。但是也因為這淪陷地區的上海地下工作經驗,直到前幾年過世倒也平安度過。

沒有從大陸帶任何一本書到台灣,定居後,就開始買書,就業與退休後,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書。

考慮了好幾年,終於決定將這些書請您轉讓給研究它的人。

IMG_5329.jpg

 

IMG_5330.jpg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