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480

IMG_7497

愛書人為于右任先生彫塑。

IMG_7498

打赤膊,穿了一件齊膝的短藍格子外褲,在一樓公寓門口接我。

將近90歲了,手臂的肌肉還是隆起。聲音宏亮,眼睛有神,頂上那髮線向後的頭髮銀亮著。

再兩三天就是雙十節,秋風清涼。

說定了準備出讓的藝術畫冊的事宜,愛書人邀我坐著看一本相簿。

翻著相簿,看到了他和四弟年輕的黑白照片。

說,台灣光復後的民國三十五年,12歲,帶著5歲的四弟,到了阿姨家。

阿姨和姨丈沒有生下孩子。

爸爸是彫刻師,可是一生不出名,而姨丈是壁堵繪畫師就頗有名氣。

很小就對藝術很有興趣,但是對爸爸的彫塑很有意見。

18歲時對爸爸說,幫媽祖廟的媽祖雕像的五根腳趾,刻得齊齊的成一直線。

愛書人蹲下身來要我看我自己的腳趾,這我才發現他的腰好柔軟,一彎身就到我膝蓋前。

看來是常動刀動斧的。

說,你看,你的腳趾有沒有長短不一?爸爸就是如此不注重真實,也不注重研究。或許是這樣吧?沒有研究,讓一家人很難溫飽。

笑著說,甚麼嘛?好嚴厲啊,那年代父權多高啊,爸爸真好,容得您批評。

請教說,帶四弟到阿姨家作客嗎?

愛書人說,哪是,太窮了,連稀飯都沒得吃,幾個兄弟姊妹常常有一頓沒一頓,是要將四弟送給阿姨當兒子。而我負責送,趁四弟不注意走出阿姨大門。

四弟站在阿姨的門下的戶碇,而我站在對面亭仔腳,四弟反覆哭喊著:阿兄啊,阿兄啊,阮欲轉來去厝ㄟ啦。

而我也哭得眼淚直流,甚麼話也說不出。

就隔著馬路對哭,只是四弟同我一樣,哭聲越來越小。可能是四弟也認命了吧?

我請教說,四弟過得好嗎?叫甚麼名字?

愛書人說,姓名是【某重四郎】。走上了工筆畫,但是誤入歧途,愛看紅樓夢,總共有600多本,看紅樓夢能幫助畫畫嗎?50歲搬去九份,以三萬元買了一間廢墟,幸好,九份的房子前年有賣了點錢,三年前住進養老院。不知道,那些畫冊和紅樓夢被誰收走了。

到府收購二手書,曾經收過好友的親朋好友們。甚至,也遇過愛書人的親朋好友,今天就是了。

看著愛書人的輪廓,記憶一下全回來了。說,四弟的書是被我收的,愛書人說,四弟跟著養父姓某,改名為某某。

為了驗證,我說起四弟說愛書人的一二往事。

我說,四弟說:您女兒女婿在美國取得博士同時定居,兒子在台灣教育事業有成。80歲時,您從美國僑居地回來,開車去九份看四弟,對四弟說,現在台灣開車很危險,年輕人的超車都是從右側超的,尤其是摩托車。您為了研究黃某某先生,收集資料,親自走過黃先生走過的路線去感受,沒眠沒日,贏得遺孀黃夫人的敬重,甚至將黃某某先生的遺作轉贈給您。全天下黃先生的贗品很多,可是各個藝術館若是要借展,一定打您的主意。您很執著,為了精進雕塑走天涯.....您可是四弟也是令尊的偶像哪。

愛書人覺得不好意思也很不可思議。

我說四弟為了畫畫,尋找真正的山水,在蔣經國還沒開放探親旅遊前,就曾經在中國大陸待了好幾年,甚至是透過關係出入那邊的博物館的庫房觀摩。

愛書人說,沒錯啊,我排行老大,那是我的{重四郎}四弟,可是紅樓夢研究得入迷,就常被我罵。但是還算是不錯的是,到了九份以開計程車為業,總算有口飯吃,還能繼續畫畫。

而我呢,自始至終都沒離開本業。28歲左右為基隆市城隍廟完成了三尊立體石雕200公分神像,之後,也為于右任,蔣介石,蔣經國等等先生雕塑。

愛書人隨即轉身到臥房找出了很多黑白相片來印證。

翻到了一張他帥氣的商船制服裝,背景是一條大船。說,您看,這張宇宙學府號,是海上大學,1971年上船的相片。直到1973才離開航運業。

1971年,那時候反共復國。出國不像現在那麼容易。為了去答謝雕山大師,我常與雕山大師書信往來,還有體察自由女神像以及世界各地的雕塑品,愛書人講到這裡,親手寫了Mt.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Lincoln BorglunMalvina Hoffman等等英文字讓我看,他說,顏面神經(好像是這麼說,不敢確定)中過風,咬字不準確。

那時,30歲出頭。就去考商船船員證。

考試是以英文為主。為了學習更先進雕塑藝術,就已經自我學習過了英文和日文。

去上課,一班50多人,有兩班。

第一天,老師環視一下班上,寫了DOCUMENTSMOG兩個字。說,會的舉手。

看沒人舉手,就站起來回答,分別說了DOCUMENT美式和英式的念法,同時解釋SMOGSMOK+FOG所形成的。

那時,第二班的老師還沒找到。補習班老闆約談後,第二天就被請去當那一班的老師。學生變成老師。

考取了證照,到了宇宙學府號當了洗衣工。

洗了三個月,船上的長官知道曾經當過商船補習班的老師,就被提升為高級職員。

籃球國手丁克鍼小姐也是同事。

臂章(我記憶不好了,好像是說帽沿)若是白線是一般職員,而我成了高級職員戴著金線。

看著相片,說,書架上除了中,英,日怎麼有那麼多德文,法文的書與畫冊呢?

他說,他早在1958年左右就開始研究美,法,德等國的雕塑資料,就必須學會他們的語文,才能獲取第一手感動。

也因為想要研究自由女神,經由介紹認識了羅丹的的得意門生霍夫曼女士Malvina Hoffman,趁著當船員之便,也曾專程拜訪她紐約東35街寬敞的藏書室和工作室。

我說,您好認真啊。

愛書人說,不只這樣,以同等學歷考上某某大學某某系夜間部的我,讀了一年後就為了生計沒繼續念,可是,我很敢,為了研究自由女神,蒐集自由女神作者,法國的雕塑家巴多帝以及當年的工作紀錄,就寫信給法國巴黎市長。

這讓我聽說寫都能自如,雖然沒有正規高學歷。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彫塑。

為了看人體結構,還曾經拜一位解剖學的教授朋友為師,到某某總醫院跟著看醫師的解剖,了解肌腱等人體構造。

我說,怎麼會有這張某某某藝術史老師的書信呢?

他說,打筆戰。只要於史不合,就會跳出來,因為這樣才能促進台灣文史真實度的進步。某先生描述黃某某先生與事實有差距,而我去信,或者在雜誌上互打。某先生很有風度,打筆戰也會寫信來解釋。都留下來。

12點,怕影響愛書人的作息,就告辭了。要我稍等。拿出一本書簽下了{樂伯先生惠存.....某某某先生敬贈}。連忙說不敢當,很感謝您的賜贈,同時請他幫我問候四弟。

愛書人說,常逛二手書店。這本緬甸蕩寇志,孫克剛著,是民國35年版本。

我說這太珍貴了。我不能收。他硬賜給我,還說,在美國還有很多中國抗日的書,再幫你寄回來。

我只好收下,並在設想我珍藏的書中哪些書可以當回禮。

簽名時,得到他的同意,幫他拍了一張側影,這才想起,那天,向他四弟收書時,對紅樓夢癡迷的四弟也是裸著上身正在庭院裡畫畫,那專注神情還真是像。

(民國103107日筆記)

。。。。。。。。。。。。

 

  1. 九份老藝術家:劉其偉先生:匪諜罪嫌:謝雪紅女士()

lobo32xl.pixnet.net/.../248158565- 九份老藝術家%3A劉其偉先生%3A匪諜罪嫌%3A謝雪紅

 

。。。。。。。。。。。

以下是幾年前的筆記:

 

連著兩個禮拜,雲,雨,霧的風中籠罩著;這是九份最美的季節了吧?

趁著雨弱,撐著傘走到九份樂伯二手書店上頭的土地公祠。幾十年前的搗金礦石的水車間水壩,依然屹立;海中的基隆嶼⋯⋯露出來,只是大哥的六榕居上了鎖。

他說:{當我還是青壯年時期,與幾位藝文工作者到對岸,彼時陣,台灣還沒開放大陸旅遊。三年後,返來台灣。其中一位就是趙岡先生。趙岡先生與他的媽媽鐵蘭女士都是紅樓夢的研究者,旗人;並且也曾在民國780年左右在九份仔買房子來偶住。}

承蒙信賴,我向他購得許多紅樓夢的書。

我是不收字畫的,因為外行。

11
9日雨好大。那是他離開九份搬進安養院的日子。送行。他還是為我開示紅樓夢。送我這幅鐵蘭女士當年到他六榕居時所寫下的字當作紀念。

看他滿眼的回憶,認識六年,這時,才覺得他真的老了。

他說,鐵蘭女士與她的先生的家,當年,作家們到了大陸東北總是會登門拜訪。

這幅字是引用自元代的喬吉先生的【客窗清明】吧?

折桂令

風風雨雨梨花,窄索簾籠,巧小窗紗。
甚情緒燈前,客懷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鬢髮,五十年春夢繁華。
驀見人家,楊柳分烟,扶上簷牙。

昨天。我去看他。感慨地說:畫了一輩子工筆畫,眼睛差了,還是無法繼續小楷手抄紅樓夢。

懷念著住了三十年的九份。問我,那大水櫃(搗金礦石的水壩)與屋子是否安然?

提起了與李梅樹,劉其偉,王藍,....席德進等諸位先生的往來,他眼睛好年輕。猛地說:朋友半為鬼了。來世間只是做個客,我還能閒下來過日子真是好。

當下想到了磺溪陳肇興先生這首詩,記不完整,只記得:{屈指百年驚漸老,

回頭萬事不如閒。}。他聽了,笑得好開懷。

剛剛才查到:

柴關

清泉白石鎖柴關
豪氣銷殘夢寐間
屈指百年驚漸老
回頭萬事不如閒

悠悠落日牛羊下
策策空林倦鳥還
惟有丹心依舊在
浮雲望斷海中山(陶村詩槀,台灣銀行。)

改天再抄給大哥看。(20111116筆記)

。。。。。。。。。。。。。。。。。。。

 

 

http://lobo32xl.pixnet.net/blog/trackback/cb56b999ea/248158565

IMG_7479   

IMG_0903    

去年九份春天

 

IMG_2541

水壩:大水櫃

IMG_3747    

閘門

IMG_7501

老畫家四弟昔日九份居所的近鄰。

IMG_7504  

10月7日天氣陰。九份老畫家四弟屋旁附近的無人的小徑。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多媽
  • 又是一個真實又令人感動的故事!
    兩位愛書人前後和樂伯都有一面之緣,人與人間的緣份真的很神妙....
  • 非常謝謝您。
    好巧。到府收購二手書的那一天,一見到大哥,並沒有聯想到。談起來,大哥就如同他出養的四弟,彼此關心著彼此,我才猛然想到。那神情,那外表真是像啊。

    立立二手書店 於 2014/10/14 18:32 回覆

  • Amy
  • 愛書人真可愛, 愛雕塑
    作任何事都為了更了解雕塑
    卻也意外學了好多技能

    這些終其一生執著的畫家或職人
    生活也許飄零孤單, 心靈是豐美的
  • fwubiao
  • 親兄弟既使分離數十年,
    容貌、習性還是有牽連的,
    民國35年出版的書,可珍貴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