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640.JPG   

新城鄉天主堂天主教會新城神社

 

IMG_0643.JPG  

同上

 

IMG_0578.JPG

新城鄉新城村鎮安宮

 

 

 

IMG_0595.JPG

早期:新城村辦公處

 

IMG_0599.JPG

同上:正門新城村辦公處

 

 

IMG_0602.JPG

新城村一間頹圮空屋裡的字:食菜根淡中有味  守王法夢裡無驚

 

IMG_0616.JPG

新城鄉天主堂天主教會花蓮縣新城鄉博愛路64號

 

 

 IMG_0634.JPG

同上

 

IMG_0637.JPG

同上

 

 

IMG_0639.JPG

同上

 

IMG_0641.JPG

同上:普天同慶

  

IMG_0651.JPG

同上

 

 

IMG_0659.JPG

同上

 

 

IMG_0665.JPG

通往立霧溪

 

IMG_0668

立霧溪邊崗哨

 

IMG_0671

 

 

IMG_0702

太魯閣大橋:桑葚

IMG_0710

 

IMG_0715

IMG_0718 

 

在砂卡噹溪  向陽詩人:

 

彷彿可以聽見野鹿奔走
在砂卡礑溪最最媚柔的淺灣
從百千年前大魯閣族的部落傳來
吆喝與樁杵共同搗出的天空
到此際還晴藍如昔

 

彷彿也是水的聲音,急急切切
跟隨紅嘴黑鵯在山黃麻枝頭
呼喚整座山谷
片麻岩兀自沉思,靜寂肅穆
於眾木咬耳竊語中
推敲心事

 

還有山風,駐足於此
傾聽歷史偷偷寫入岩石褶皺的嘆息
大魯閣社祭典的鼓聲
漢人開山、日軍征伐的槍聲砲聲
逐一走進玄黑曲折的大理石紋
目送砂卡礑溪往前急奔
野鹿野鹿,不復哀鳴
但使兩山之間飛奔的瀑布
為亂蹄亡走留下見證

 

到此際,宛然歷歷在目
色澤與曲線交響而奏的水聲
一路爬上太魯閣峽谷的兩壁巨石
在砂卡礑溪擱淺千年的灣靠
循水聲,依稀可以看見野鹿覓食

 

告別花蓮市愛書人,中午一點抵達新城火車站。

站牌加註了太魯閣。 

前幾天台北一位書友mj在臉書上說,和國中二年級的女兒,在火車站前租得兩輛單車騎到沙卡當步道。

 

23年前曾經騎機車走過這路線,沿途美得像是一首詩。2008年讀了向陽詩人的"在砂卡噹溪",感動得想尋個機會。

忙於到府收書,總是沒能成行。

時間還夠,決定步行,那年我才30歲,匆忙地騎車,哪曾思考過向陽詩人那款的感慨呢。

行人少,倒是有許多韓國和中國來的團客在這裡上下遊覽車換乘火車。

可以六點再離開新城。

計畫從新城老街走進立霧溪邊,然後沿著小徑溯溪而上,鳳凰林,太魯閣牌樓再走中橫。

迷路,走到了新城老街的邊沿,中山路的開漳聖王鎮安宮,再往北走看見了一棟頹圮卻不失典雅的日式建築,門前石柱上寫的是"新城村辦公處"。對面是警察局。

新城,這地名有兩種說法:

一是應大偉先生說的:舊稱"大魯苑"原本是泰雅族領有,清朝嘉慶年間(1812~1820),建築堡壘以抵抗漢族移民;

一是邱上林先生說:以前泰雅族人稱此地叫"大魯宛",漢人稱為"哆囉滿",同樣是嘉慶年間,淡水廳人吳全率領佃農千人從蘇澳航海到這裡墾荒,為了抵禦,建築城牆,因而稱為"新城"。

築城者的主體有異,相同的是保家衛社,對抗"漢人開山"。

這辦公處,不知道日據時代,也是日本殖民政府的新城權力中心嗎?

戚嘉林先生說日本明治天皇對以1910年為始期的"第二次理番計畫"表示興趣。1909年帝國議會也通過1539萬日圓預算。其中,太魯閣社是日據時代的大社,97社,1600餘戶,9000多人,壯丁約3000人,槍精糧足,居住在大濁水溪以南與木瓜溪以北,這區域高山深谷相連,奇岩高聳雲霄,老樹蔽空,四面險絕。日本人為了征伐,出動軍警6235人,加上附屬工役則達11000餘人,武器包括機關槍,山砲,鋼製九珊砲,臼砲等。佐久間佐馬太總督自任司令官。1914年6月至8月完成鎮壓。對於這計畫大殺先住民一事,台灣總督府則美其名為"將文明風吹入蕃界"而日本民俗學者柳田國南博士在鎮壓結束後親到現場考察,發表報告認為是"中止彼等武器之自由保管,並消弭獵人頭之惡習,同時達成提高台灣先住民文化水準,不能僅視為一種鎮壓手段。"。

再往前走,看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花蓮港教會兒童營地"。

花蓮港,胡適的尊翁,胡鐵花先生在光緒二十年的正月25日日記裡說:二十五日過吳全城至花蓮港。二十六日至佳里宛回則沿海查看米崙港。

胡鐵花先生離新城很近了。

佳里宛,是因為宜蘭平埔族遷居此地社社而名,如今屬於新城鄉嘉里村。剛好是反方向,只好改天了。馬偕牧師曾經到過那裡,說,那裡的年輕人敬老尊上,十多位聰明力壯的年輕人表演特技給他看,順便自娛,看見三位族裡的上級者,立即閃得無影無蹤,顯示服從與敬畏。比漢人注重衛生,只可惜,可預見的是,他們的命運就像東方與西方各地先住民部落一樣悲慘,只要一接觸文明就完了。在奇萊平原漢人文明的代表就是兵隊和生意人,而隨著他們而來的就是慾望和誘惑。

新城邱上林先生說這個名字可能最早出現在清同治十三年(1874)羅大春的奏摺公文和鳥居龍藏先生說的一塊記功碑。後者這塊碑,據鳥居龍藏的說法是躺在一堆草叢中被他1896年發現的。這塊碑石已經失蹤。幸好花蓮縣文獻有謄錄:

新城面海負山,居東荒之極北,民番雜處,解耕讀,通人理,尚喁喁然有內附心。自大南澳,遵海,逾大濁水,大小清水,天作高山,我軍荒之,,彼阻深谿,我軍荒之。十月十三日壬子,師次城東,大春喜聲教之已通,而輿情之感慰也。於是乎書大清同治一十三年,歲在甲戌小春之月,福建陸路提督功加一等黔中羅大春記,參將玉屏李得陞勒石。

果然是:漢人開山、日軍征伐的槍聲砲聲。多少的英靈,是否已經安息了呢?

劉虹風詩人在"致Josepf Brodsky"的一詩中所說的:

......

4。

遺憾的是

年輕的心不懂

每一首燦爛的詩

可能來自許多

遊蕩的靈魂

在時空的邊界上

緩緩踱步低吟而生。

.....

7。

但你更像

秋天的鷹

看見農舍間

四處奔逃的小雞

聽見風在你的羽翅間

銳利的刮過

和著你的淚啼。

9。

我在冬天走過

走過的街道

你曾住過的房子

擠滿了來探望你的人

讀著你的心   冥想著

你曾有過的美麗

春天即將來臨

10。

你曾唱的最後一首歌

"小小的城市

在那裏  永不對我們訴真理"

在那小城中

你已爬過了所有的山丘,

現在  你可以靜靜地躺在平原中

是該休息的時候。

 

轉進新城老街了。離開了蘇花公路。好靜謐,狗兒躺在路旁著享受著陰天裡的微風。

1975年11月楊牧詩人說,台北人到花蓮度假成為時尚後,每逢假日,這個依山濱海的小城簡直是面目全非了,最近一次我回花蓮,經驗了台北人的喧囂,覺得很不快,幸虧是我是花蓮人,地理較熟,懂得往鄉下去,把假日的花蓮交給台北人,讓他們瘋去。

於是,放輕腳步。

隨即看見新城照相館。

好開心,它還在。

這個老城區,好多的教會。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傳道師的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作家,布農族人,先祖有鄒族血統,對原住民文化多所期許與批評。他說,教會曾經被政黨視為在部落中政權最大的威脅者。其實教會所作的,只是為信仰之緣故,遵行上帝公義之真理,及回應信仰真正的實踐,為原住民弱勢族群伸張正義。教會無形中已成了台灣原住民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他又站在原住民本身的立場反省說,原住民地區有兩種勢力:一是政黨,一是教派與教會;而教會的林立更是特色,他曾拜訪一個泰雅族部落,只有一百餘戶,居然有五間不同教派的教會,彼此間難免有惡性競爭。

傳道師對原住民文化有很強烈的使命感。

30多年前,丁松青神父曾經在台灣北部的清泉部落設計並表演一齣山地芭蕾。劇情是泰雅男人和女人從石頭冒出來,碰到野獸的英勇故事,接著是日本人的來到和泰雅文化的崩潰,第三段是現代生活的系列。這構想的起源是:他問一個5年級男孩是否知道他是甚麼族?男孩說,我不知道,我只是個山地男孩;另外一位,在平地念了幾年書,她中學畢業生回到山地來,丁神父問了泰雅族的傳統,她回答說,我知道的不多,我不認為我們有一種文化;一位十多歲的搬竹工人,下工後,由於疲倦,和喝了酒,對丁神父說,我不是好東西,反覆地說。丁神父認為當時的孩子都坐在電視機前。每一個老一輩死了,就是失去一整套的故事和經驗的傳承。

出於對族群的尊敬,也怕犯了忌諱,不敢像在西部到府收購二手書時,請教愛書人的過往。

不知道,新城村周遭狀況如何呢? 

右轉,轉入了巷弄。沒準備地圖,但是知道那是往立霧溪溪邊。

看見了陶樸閣部落,居然已經四點了。一位火龍果園裡忙的泰雅族大哥大概是60來歲吧?看我在田路上觀察西方的山色,知道我要去沙卡當溪後,讓我選擇兩個方案,一是他開車載我去,一是我立即回頭。他說,走路到那裡,天黑了,不要不敬畏山。

不敢誤了他的農事。道謝後告辭。當我行走了幾步後再回頭,他還看著我,揮著手要我下趟再來找他。

這樣走走看看,三個多鐘頭,沒離新城村的外圍多遠。那沙卡當溪還在雲霧重重的山中,也只能改天了。

經過了舊天主教會,那又是與征伐太魯閣族有關的神社遺址。

想起了泰雅族的柳翱作家,說,他的鄰居漢姓藍,被部落稱呼為巴桑那,是獵山豬的老者,他的廚房後有好幾串他的尖尖的豬牙項鍊。作家板起小手指頭數,總共七串。隔天,媽媽帶他去賠罪,後來作家才曉得,豬牙串是不能用手指數的,那是犯忌諱的。一天夜裡,作家聽見流水一樣的歌聲,那是巴桑那喝了紅標米酒後愛唱的調子,又在作家門口唱起。

 

八雄鞍部的山神哪

請給我親切的訊息

透露給山鷹告訴我

我的孩兒仍好嗎

 

慈愛善美的山神吶

感謝你給我好訊息

山鷹在青空告訴我

我的愛兒仍安好

 

作家說,他的尊翁告訴他,這是古老的歌謠,敘述著出征的戰士叼唸著子女並祈求完美;這曲艱深山地語唱出的歌謠一直到他20歲才完全理解。

(2015年4月11日)

。。。。。

下篇,待續,改天。

 

 

 

 

IMG_0720

引用自:

台灣火車環島旅行  田野影像 應大偉 2000年4月出版

太平洋的風,編著:向陽。國立編譯館2008年出版

觀光花蓮  邱上林 張明洵 花蓮洄瀾文教基金會

失語症  長廊詩社 民國86年  長廊第18期  政治大學

歷史花蓮  邱上林 張明洵 花蓮洄瀾文教基金會

探險台灣 鳥居龍藏的台灣人類學之旅 遠流出版 1996年8月出版 楊南郡譯註

台灣史 戚嘉林  1991年9月出版

台灣記錄兩種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羅爾綱  胡適教編  積溪胡傳著  民國40年出版

福爾摩沙紀事  馬偕台灣回憶錄  林晚生漢譯  鄭仰恩  校注

柏克萊精神  楊牧  洪範  民國66年2月出版

原住民族覺醒與復振  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 前衛出版社  2002

清泉故事  丁松青著  三毛翻譯  皇冠民73年3月出版

永遠的部落  泰雅族。柳翱先生。漢名吳俊傑。本名瓦歷斯。尤幹。民國79年9嘔10日晨星出版

 

歷史人文> 太魯閣族> 太魯閣族人 - 太魯閣國家公園

 

www.taroko.gov.tw › 首頁 › 歷史人文

過去人類學家把泰雅族分為泰雅亞族和賽德克亞族,其中賽德克亞族又分為太魯閣群( Truku )、道澤群( Teuda )、

和德奇塔雅群( Tkdaya )三個群。 賽德克亞族的

 

 

 

IMG_0721

台灣長老教會陶樸閣教會

IMG_0723

電視天線

IMG_0724

Atang Tpuqu陶樸閣部落:民有社區

IMG_0725

新城照相館

IMG_0726

佳興冰果室在旁邊

IMG_0727

IMG_0730

 

IMG_0731

 

  IMG_0589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花蓮港教會兒童營地

 

IMG_0587

  

IMG_0578

 IMG_07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立立二手書店 的頭像
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y
  • 到花蓮市收書, 樂伯不忘找機會半日遊
    去年搭花蓮客運到太魯閣, 有彎進新城站
    回程想去七星潭沒下車, 記得有瞄到照相館的舊屋
    不是假日, 這裡是靜謐迷人的小鎮~~

    古老歌謠的文字, 好感人~~

  • 到府收購二手書的紅利之一就是可以順便走走看看。
    台灣好美,不只人好,風景也很棒。

    本來也想去七星潭,可是,方向相反,就沒去。這照相感很完整,值得去。

    很安靜的所在,很喜歡。建議不妨徒步,有很多美麗的巷弄。

    對啊,那歌謠居然是出征戰士的思子之歌,情深意切。

    立立二手書店 於 2015/04/18 07: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