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470

104年7月11日昌鴻颱風過後的九份候車亭外

 IMG_1713.JPG  

九份隔頂看水湳洞日出

 

 

 

IMG_2137.JPG

 

。。。。。。。。。。。。。。

藝術畫冊,長篇小說,詩集為主。搬家,不得不割愛一部分。

繼續珍藏的書:台灣的金礦(遠流),臺灣採金七百年(唐羽),九份歷史之旅(行政院文件委員會)......以及諸如當過或描述過採金工人的傑克倫敦的作家們的著作。

擁有1000多本藏書的愛書人說:爸爸來自雲林鄉下,離鄉幾十年,就是不願意再踏進故鄉一步,就像作家楊索小姐2013年有鹿文化出版的"惡之幸福"所說的,她媽媽懷胎十次生了九個孩子,她那廚藝好卻好賭的爸爸是在雲林縣二崙鄉的邊仔頭出生長大,年輕就到台北打天下,81歲時,作家女兒要陪他返鄉走一走,沒想到他回答說,如果沒有成就,他絕不輕易返鄉,換句話說,81歲作家的爸爸還是盼望衣錦還鄉。我爸爸起初是在新北市瑞芳區水湳洞選煉廠當工人。待遇很低,很難養起有4個孩子的家庭,不到幾個月就離職,去當"散伙仔",直到70歲肺不太好,會喘,才不去爬山越嶺像穿山甲窩在地下尋找黃金。離職後又添了3個子女。我們兄姊妹都是國小或是國中畢業。去年爸爸往生前的幾個月,金價大漲,聽我提起,88歲的爸爸的眼睛很有精神說,應當是到金瓜石仔向土地公仔伯討金仔了。卻沒有說,該回雲林鄉下了。

好訝異,"散伙仔"這三個福佬話,愛書人說得好標準。散花仔,狗蝨仔和"散伙仔"都是同一個意思吧?

"散伙仔"起源很久吧?至少,唐羽先生說:有兩種淘金客被稱為散伙仔:一是日本時代,民國30年起,金瓜石礦山經停止採金,停採部分有許多富礦體存在,採礦夫熟稔而競相爭掘,地方角頭倚仗武力,限制採者每人限掘取礦砂一袋,消彌紛爭,此為過渡期。一是二次大戰戰後經濟蕭條,工人無法找到工作,若干無力參與礦坑內分享富礦體之弱者,轉而向舊選煉廠之基址或溪谷,河床,水湳洞海岸,尋找金苗維持起碼的生活。

在九份遇見好幾位金礦老礦工,他們上台金或台陽公司的班或承包,偶而也暗著兼做"散伙仔",這詞會不會是古來就有而轉化成未經有權者同意而採金的現代意義的呢?改天再去請教老金礦工們。

我說:

記得在九份開民宿的朋友的夫人在三月份曾經對我說:

 

我的阿公是做"散花仔",日本時代曾經被日本警察抓到基隆刑求,灌水,釋放,回九份後,得了內傷,躺了一年多。國民政府時代我的爸爸也是,但沒被抓到過。我是四字尾,五字頭的。大約民國50到60年代,我的爸爸常常穿得好乾淨,西裝褲,白襯衫,很紳士,帶了一個包袱仔,裏頭卻是兩天份的開水和飯糰,飯糰裡有菜脯(蘿蔔乾),三層肉,傢私頭仔(工具)。這是一種掩護。到了礦山山仔頂,通常是走大約一到兩個小時的路程。其他1到2位同伴也到了,就換成破爛的厚的衣褲,取出預藏在坑口附近的掘金用的大傢私。若是有收穫,就會預煉,再將含金的礦砂石以預備的包袱帶回。九份除了街上做生意的,懂得預算儲蓄,可以說,做金礦工的,每戶人家都窮,礦工無論是吃會社的(受聘或是承包於金礦公司在案的工人)還是"散花仔",只要挖到金,就大手面(出手大方),飲,賭,都來,而九份這場所特多。於是當太太的都很辛苦,因為礦工挖到金的錢繳進來家內的不多,民國60年之後,採金沒落,有5個孩子的我媽媽就到台陽金礦公司所開的保險套生廠工廠當工人。厝邊頭尾都知道我爸爸是在做"散花仔",但是都會秘而不宣。

 

愛書人說,爸爸認為黃金是土地公給有福有德的人的,常常憤怒地講,不管是無能的清朝,橫逆日本臭狗仔還是惡質國民政府土匪仔政府,每一個政府都是大賊,將山嶺一圈一劃,趕走原居民,收取採金權利金,也不知道個人明的暗的得了多少錢和錢以外的好處才賣給大資本家。爸爸卻不像您的九份朋友的爸爸,從來不告訴我們如何當"散伙仔",和詳細地點,起初以為可能是怕風聲傳出去,除了身家性命難保,更怕有更多人分他原本屬於他的那一杯羹。而7個孩子的日常生活和課業,他幾乎不聞問,是媽媽在為吃飯發愁。只肯送我們出去當辛苦的學徒,卻不肯讓我們學做"散伙仔",當我們出社會很久後,才知道爸爸是愛我們的,不願意我們走他的路,又不是日本走和國民政府來的艱困戰後。一輩子好賭,好飲;賭是為了一夜致富,飲是為了像個人樣做人;就是不沾女色,說,那樣太對不起一天到晚和他打架的你老母(愛書人的媽媽)了。

我說,我和九份那位民宿朋友知道礦山哪裡還可以遇見"散伙仔"的蹤跡,那是很嚴肅,必須保密的,就算讓我收購二手書,恩情那麼大的愛書人也不可說。爸爸是對的,不跟您說起哪裡可做"散伙仔"的確實地點,那是對這份職業的行規的自重吧?除此之外,我想,最重要的是,因為爸爸還想繼續當"散伙仔"找到大塊金,光彩回到雲林鄉下濁水溪旁,直到仙逝那一刻,消息自然不宜走漏,而我那九份朋友的爸爸和幾位老礦工已經轉行當民宿主人和退休打零工了。

今天是假日,不敢多打擾愛書人的家庭活動日就告辭了。

(立立二手書店敬記。2015年7月11日)

 

。。。。。。。。。。。。。。。。。。。。。。。。。。。

 

1:九份金瓜石老礦工的回憶;散花仔與狗虱仔: 所謂的偷金盜採金

 

2:採金。小粗坑。米罐坑。 - 立立二手書店 - 痞客邦PIXNET

 

lobo32xl.pixnet.net/.../348005129-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許大哥。採...
2015年1月24日 - 許大哥說,當我30幾歲時,九份的採金事業已呈現下滑趨勢,那時,大約是民國50多年吧?就曾經跟著Jiam shi guei先生做過【散花仔】,那是沒有和台 ...

 

 

 

 

 

IMG_2146.JPG

選煉廠十三層遺址

 

IMG_2148.JPG  

雞籠山山下水湳洞右側是濂洞國小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y
  • "散伙仔" 秘密討生活, 低調再低調
    採未授權的金礦, 時時有生命危險, 但總能活下去
    愛書人能體諒父親當時的好賭好飲, 不簡單
    金礦煤礦工的女人家, 好像特別辛苦
    最近看mit台灣誌的悠悠晃晃過煤鄉
    感觸特別深刻~~
  • 愛書人說,可能要等到了出社會,才會體會父母親的辛苦。
    而童年時,可以說,整個金礦和煤礦區聚落,經常傳出礦坑災變死亡,職業傷害;而酒,賭等等文化瀰漫著,彷彿那是父執輩必然或偶而會有的嗜好。
    而做媽媽的女長輩們,通常是家庭支柱,是家庭不散去的壓艙石,躲避過一次次的風浪,將孩子養大,若是家庭太窮了,不得不出養孩子時,她就必須很認真挑選孩子未來的新養父母。
    那是好辛苦的女人家吧?
    非常謝謝喔。
    午安,有美好的周六

    立立二手書店 於 2015/07/17 13: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