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972.JPG

IMG_0973.JPG

IMG_0967.JPG

IMG_0968.JPG

民國五十三年擔任反攻軍參謀長兼任金防部副參謀長,又是反攻計畫作業小組長的中央陸軍官校十三期,陸軍大學二十一期,姚佐治將軍,在,{一鱗半爪話生平}回憶錄裡說:

民國85年10月11日,在馬根堯夫婦陪同下,隻身返回安徽省桐城探親並掃墓。經過60年的變遷,髒亂依舊,而面目全非。此行除了補助弟妹們各美金千元,並以人民幣1萬以佐熹弟名義,存於銀行當作基金,以利息用於春秋掃墓。忙碌數日之餘,作安慶之旅。適逢母校安慶第一中學90周年校慶,校長吳東生得知,親迎至會客室。我以人民幣1千元當作校慶賀儀。這也是毛澤東巡視唯一的學校。

解嚴後回大陸探親的人,多被中共視為統戰對象,我為避免與官方人士接觸,行前不告知任何人,故此行僅與根堯舊識縣府副縣長及桐誠中學副校長少數人,以私人名義交往酬酢,我以國畫禮品分贈,亦獲回贈,真誠熱情,令人感動,其他如統戰部長,對台辦公室主任等人,多來拜訪,勉予應付,不作回拜。

......

老總統蔣公召見次數雖多,其中一次印象深刻,是為調任團長特電令召見,其時正值中共攻佔一江山,我由大陳乘最後一班飛機回台在總統府召見,晉見時即垂詢一江山作戰情形,我具實報告,中共先期以空軍轟炸,繼之以海軍艦砲射擊,陸軍在火力掩護下強行登陸攻佔灘頭陣地,是典型三軍聯合作戰。同時又問到大陸剿匪作戰,我以部隊每日行動,均須等候大本營的指示,不能適應敵情變化,捕捉戰機,殲滅敵人作陳述,老總統靜聽沒有任何指示,友人事後認為誇大敵情,批評上級有不利後果,事實並非如此,一般被召見都認為老總統目光銳利,直視逼人,令人有難於應對之恐懼,但這次以手撫帽(毛線帽),慈祥而親切一如長輩和晚輩談話一樣,並無威嚴懾人之感。

.....

安慶一中畢業,順理成章進入安慶高中,校長為桐城名教育家孫聞園先生,學校師資,設備都是皖省一流的,自然心無旁鶩,努力完成學業,不料在民國二十五年暑假,我為表弟王鳳梧補習,留在安慶,被同學吳良超堅邀赴南京陪考中央軍校,借住安徽會館,寄食於將軍巷,投考人數在萬人以上,大學畢業者,亦不乏其人,我以遊戲心情,由陪考變考生,居然在錄取一千五百人中有我的名字,我以瘦弱的身體,鄉人{好人不當兵,好鐵不打丁}的傳統觀念,我又無投筆從戎的雄心壯志,自然無心於此,乃趁機一遊安徽公學,在傳達室突發現尋人字條,是舅父派人促我迅速回安慶向父親交人,待我到達安慶時,舅父分析當時狀況,曾作以下指示:{回桐城老家,你父親可能不讓你繼續完成學業,升大學的願望,更無法實現,既然黃埔軍校錄取了,先進去,爾後還有陸軍大學可以深造。}因他曾擔任北伐軍柏文蔚將軍軍法處長,對軍事方面有些了解,我經過痛苦的考慮,認為高中畢業以後,基於家庭的環境,父親的意向,無法進大學,不如現在另覓前途,遂決心接受救父的指示,逕赴南京報到,揮淚遠離父母,從此一別六十年,雖時時懷鄉心切,終難圓還鄉之夢,迄民國八五年十月始返鄉探親掃墓,荒煙蔓草,而墓木已拱,椎心飲泣,情何以堪。

......

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軍校畢業,留校任教,到三十四年六月二十四日離校,都是在成都草堂寺,南北教場及皇城埧營區,擔任十六期一總隊,十八期二總隊區隊附,....及練習團團長等職務,畢業時正值日軍以二十五萬大軍,沿長江兩岸兵分五路進犯武漢,在悲壯驪歌聲中,應該和多年穿草鞋的夥伴們攜手慷慨赴戰場,一顯男兒英勇身手,而我被迫留校,無奈又神傷,期間也有曾部隊電調,依未獲准,一直到考取陸軍大學,派到部隊服務,仍在後方整訓,還是沒有搭上對日抗戰最後末班車,回首當年雖苟全性命於戰亂,內心卻充滿悲情終生難忘的遺憾,不過七年青春的付出,並非生命的空白,仍然有一些值得珍惜的經驗,人和事的回憶。

......

民國四十九年石牌聯戰班第八期受訓結業後派任陸軍官校教育長,兩年後又調任第二軍參謀長,該軍移防金門,使我有機會第二度到戰地,可謂金馬有緣,更巧合在全軍正積極準備反攻大陸的時候,我發表為三十三師師長,金門為反攻作戰的跳板,師為第二線部隊,.....,只可惜中共沒有給我機會一顯身手,....。

......

年逾八十,在平凡生活中度過了一生,既無顯赫家世,又無豐功偉業,在走近人生終點站,實在沒甚麼回憶可錄,但一生戎馬,與兒女聚少離多,連全家集合在一塊兒談談過去的機會很少,以致對我的一生的歷程,不夠完全瞭解,連老伴也不例外,似乎有點遺憾,因而想留點紀錄給兒女們,以增加對我多一點了解,無如平日沒有記日記習慣,而記憶力又急遽衰退,只好以{一鱗半爪話生平}為題,簡述生平點滴。我出生在安徽省桐城縣北姚家大屋,係姚氏一支脈,姚鼐是十六世祖。

登步大捷55週年紀念特刊:

登步禮讚-為登步大捷55週年紀念獻詩-羅幟作

....

如今-

舟山群島依然浪濤洶湧!

登步島上菊花依然盛開

但,長埋在登步島上英雄的白骨,

卻早已化成土壤

好在英烈千秋英靈永在

讓我們共同祝禱!

英烈門能得著永恆的安息

我們也感念昔日的老長官

老軍長劉廉一將軍

老師長何世統將軍

老團長顏珍珠將軍

老團長李光達將軍

老團長李向辰將軍

為你們睿智卓越的領導

獻上崇高得敬禮!和永恆的懷念!

我們也感謝-

繼續讓登步精神發揚光大的長官們,

老團長汪敬熙上將

老團長姚佐治中將

老師長許歷農上將

老師長羅吉源中將

以及徐培青,初國興將軍!

和萬千名無名的夥伴們!

.....。

 

曾經以一首新詩:雨後:

是誰刺痛了竟如此傷感,

多情的淚珠已沾滿了山林

此刻雖已擦乾眼角

但是屋簷下仍是淚痕淋淋

我癡心你莫名的哀傷

想去香閨作一次探訪

縱然陽光會阻住我的去路

也算盡了一份同情的心腸

 

與瘂弦,鄧禹平,余光中,覃子豪,洛夫等100多位作家,共同入選民國四十五年,創世紀詩社出版,中國新詩選輯的詩人的管謹鑑上校,回憶錄{海角征塵}裡敘述到:

一個軍人能被長官信任與肯定是非常難得的,記憶中在心中烙上深刻印象的一件事。約在民國六十年初,正準備交卸一周緊張的三小時戰備任務,卻在周六上午親接司令姚中將電話:{你們晚兩天交戰備,下周一,三一六指揮部視察擔任閱兵,空跳,有沒有困難?}有困難哪能說出,受命後先設法安定官兵想補戰備假的情緒。召集幹部激勵士氣,回應官兵演習好要求長官補修幾天假。立即展開行動,請旅支援理髮和燙衣服人員一切趕工準備就緒。周日午夜由鳳雄營區徒步行軍,走過高屏大橋即沿台糖鐵路直奔龍泉營區於天亮前抵達。八時閱兵,十時在龍泉溪乾涸河床跳傘。此處遍地鵝卵石,人員裝備易傷害,集結後幸運的人員均安全。姚中將非常高興,宣佈多補休兩天假,數百人齊聲歡呼{謝謝司令}歷時一分鐘,場面感人。

時運正上校在{槍與筆伴我一生的回憶錄}裡說:

師前進馬祖後,老團長李向辰上校升任馬祖指揮部參謀長,仍對我關懷備至,我也未辱使命,對地區綜合後勤業務亦多發揮,與地區美軍顧問間也相處融洽。 參謀長赴台接受短期訓練後返馬,見到我又舊事重提;認為在參四磨練一年多,夠了!勸我下部隊繼續帶兵,不然,一點陽剛之氣也給瀉盡了。我同意長官的看法。雖然姚先生已在找我。

老副參謀長姚佐治升上校後,接任二五二團團長。經大陳一役相處與共犯患難,知我益深,到任之初就要挖我去當參三。當時不便表示意見,悉依師長命令決定。連長當過三任,副營長也幹了將近三年,少校還升不上,到今年年底只差六天年資。未升少校前,營長一職不要做夢了。

民國44年10月初,姚團長再來找我,叮囑要我同意回團工作,不要再{對職務不加選擇},不置可否的態度。盛情至意難卻,這回毅然答應了。經過姚團長長達三個月的爭取,重回老單位。但也拖到12月1日,才獲得華心權將軍核准,調二五二團參三。

中華民國老兵們的回憶錄,尤其是解嚴後,許多,可以說,將一生的沉浮,盡情揚波,有過甚麼就說甚麼,褒揚和披露昔日長官同僚,那可都是憑個人感受與親見而直筆;台灣早年湖南老兵炒菜,一盤辣過一盤。前揭的管謹鑑和時運正上校,兩位亦如是。

詩人卓名翹作家,同是黃埔軍校畢業,也是黃埔軍校教官,他的{偏安之悲}新詩:

從時間上回顧

從時間上看現實

那些自由中國的將軍們

多是攀龍附鳳的馬屁客

好官自為,休管民族,國家。

但也有幾個出類拔萃的真帥,

數胡伯玉,劉廉一,孫立人輩,然都被整絕,甚至放逐,

野戰失去了虎賁武將,

統帥部失去了運籌兵傑,

於是廟堂空虛,

於是沙場少了吳起

望黃埔,黃埔冠蓋瀟灑,

問誰來挽這將傾蹶的華夏?(民83。10。08。)

卻然而,詩人卻對姚佐治上校有一段回憶:

大肚溪懷舊:

那年,正是四十年代,

那天,正是仲夏之月,

我們的野戰部隊,

全副武裝渡河攻擊。

砲聲隆隆,戰車轟轟,

戰場大肚溪,實戰實景,

齊集沙灘誓師,誓師指揮官姚佐治上校。

他說:大肚溪床寬水闊,

代表黑龍江,長江,黃河。

出師邊塞,下帕米爾高原,

將俄帝逐北,將斯拉夫鏟絕。

不料偏安逸樂,

抱憾瀛海垂老。(民83。10。08)

姚佐治中將軍職主要經歷:

籍職                          任職單位                                                任職時間                           備考

少尉區隊附              中央軍校十八期一總隊                            民國27。9。26                  軍校畢業派任

少尉排長                中央軍校軍官教育隊軍士連                            28。11。27

上尉副隊長              中央軍校十八期二總隊騎兵隊                          31。6。3

上尉連長                中央軍校練習團第三營第七連 :                        31。11。26

                        中央軍校練習團 特務連                               33。1。7                          

上尉副營長              整編第十師第十旅二八團第三營                        36。2。1                  師長羅廣文中將,追剿劉伯承部      

少校營長                整編第十師第十旅二五四團第一營                      37。2。1

中校科長               陸軍六七軍六七師第三科                               40。10。1                      陸軍 大學畢業分發

上校副參謀長           陸軍第二軍八四師                                     44。3。1

上校團長              陸軍第二軍八四師二五二團                              46。3。1

上校參謀長           陸軍第二軍八四師                                       48。10。1

上校教育長           陸軍軍官學校                                           49。1。16                      石牌聯八期分發

上校參謀長         陸軍第二軍司令部                                         51。3。1

少將師長           陸軍步兵第三三師                                         54。1。16

少將指揮官         陸軍步兵第九訓練中心                                     56。4。16

少將參謀長         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                                       57。4。1

                   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                                       58。12。16

少將司令           陸軍空降部隊司令部                                       59。6。1

中將副司令        陸軍特戰部隊司令部                                        60。11。11

中將參軍          總統府                                                    63。4。1

姚佐治將軍回憶錄裡說:

民國六十三年,調任總統府參軍,但實際上無事可做,軍人事業走入冷宮。規劃未來人生,如何度過晚年,便是日常討論問題。當時有顏珍珠及劉青彰兩位參軍,提出研習國畫,先在黎明文化中心國畫班見學,再經胡豈凡介紹,我們三個人便登門拜師。因為我們都是官拜中將,享有特殊待遇,不收學費,還以紙筆相贈,上課時以好茶招待,不是學生,成了不宿之客,逢年過節,也拒不受禮,歷時兩年多,同感師情太重,不得不離開.....與顏珍珠同去歐豪年老師處繼續接受國畫課業。......。

民國七十五年春暉畫廊邀請參加抗戰五十周年紀念十位退將書畫聯展,由劉安祺上將主持。......。七十六年十二月應兒女要求在國軍文藝中心舉行個展,為我七十壽賀。計展出近百幅,國內外報刊均熱烈報導,展覽七天,各界友人致贈花籃,途為之塞,三家電視台意在新聞中實況介紹。七天內計有兩千多人。以一個半路出家臨老人,竟有此結果,實在是我意想不到的。個展以後,並未因此虛名而自滿,繼續在清平畫會請益切磋,十年如一日,友人及兒女又有意要我辦二次畫展,為我八時賀壽,我學畫原旨是在排遣老年生活,活得健康,活得有意義,既不是沽名,更不是牟利,因此,我認為沒有必要.......。自嘆拿了幾十年的槍桿,船過水無痕,退休後拿起筆桿,還能留下這一點紀錄,可算是人生第二春。

姚佐治將軍的{東埔山莊小憩}:

東埔山莊一老兵

漿湯慰我寄深情

壯懷不減當年勇

一片雄心看日沉

(2016年6月20日樂伯二手書店敬記)(待續)

參考:

一鱗半爪話生平  姚佐治  無年月日出版社

墨客詩集  卓名翹  中華民國92年8月  無出版社

槍與筆伴我一生  時運正  無年月日出版社

登步大捷55週年紀念特刊 登步聯誼會 中華民國93年11月6日

海角征塵  管謹鑑  無年月日出版社

IMG_0971.JPG

IMG_0974.JPG

IMG_0975.JPG

 

 

IMG_0969.JPG

IMG_0970.JPG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anjih
  • 像是這樣的大時代的故事
    也一直在我心中深藏著
    記得家父在我小時候
    他就常常對我說起他這一段的光榮事蹟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感慨萬千啊!
  • 到府收購二手書舊書,若是收長輩的書,比如是抗戰,國共,或是文史哲藝術類,經常會聽到老人家或是他們的晚輩的光榮記憶。
    那是大時代的故事,也是我們國家的歷史之一。很感動。
    相信,令尊的故事肯定是難以忘記的驕傲。

    平安喜樂~~~

    立立二手書店 於 2016/08/04 14: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