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14043_967807460081919_2068992347571486720_n.jpg

龜山島

49029683_967807520081913_5605496271960801280_n.jpg

鰻寮。魚寮。

49157267_967807636748568_2172684055076667392_n.jpg

這是最簡易的。

49204658_967807566748575_3954049525236105216_n.jpg

龜山島

49209762_967807486748583_1247362367952519168_n.jpg

祈求神恩

49253476_967807583415240_7216541073080844288_n.jpg

以鐵架札地,再以繩索將鰻魚苗網拉到海中,連結到網尾。

49485899_967807390081926_2358613910875013120_n.jpg

小黑

IMG_2582.JPG

鰻寮之一

IMG_2600.JPG

修鰻魚苗網

IMG_2609.JPG

面向龜山島的竹安海邊,行政上屬於頭城鎮,位置上卻是礁溪鄉的緊鄰。礁溪火車站搭191或是宜蘭,頭城搭1790,1812等等公車都可以到竹安國小。往海邊走,翻越一座隆起的小高地,大約兩百公尺的距離就可以抵達。

海岸邊的帶狀沙丘和潮埔平行地延伸,高度一個樓層高。風很大,掃得我很畏寒,都已經穿上十三度攝氏該有的棉外套。幸好沒有滿天飛舞,沙只是在地面五公分上頭席飛奔,沒蹲下來看倒是注意不到。沙丘上長滿了有刺的林投樹。沙丘,直立升起或是緩緩成坡都有,除了海漂物,也有很新鮮的神紙在地面上,不知道是不是在祈禱?手掌大的神紙,中間那一個一公分小方格,金或是銀色兩種都有。

再往海外,先是土黃色的礫石,再來是黑色沙灘,前者大約十,後者五十公尺寬。沙丘,礫石和黑色沙灘,平均每隔五十公尺,矗立一座座魚屋面向著大海。那是被稱為{鰻寮}。三到五坪大,也是一個樓層高 ,以林投的樹幹,漂流原木,竹筒等等當做支柱,再圍上藍白色的塑膠布,一張五百元那種,就可以成為牆壁和屋頂。講究的在屋頂和四面牆內先圍以廢棄木板。沙丘和礫灘上鋪著鐵鉤魚網。鐵鉤類似船錨的形狀,但是均一的瘦長。目視下,漁網約略一公尺寬,十多公尺長,前大半段是黑色,後小半段是白色的網袋;兩邊每隔三十公分有一顆直徑十公分保麗龍浮球,顆顆都斑駁。中午兩點鐘,這延綿好多公里的灘上,只有兩位魚夫,他們是坐在地上在補網。每張網都很細地交織,除非是手拿著穿過,否則,就算是細長的頭毛菜也會被留住。三隻流浪犬嬉戲。很親人,會撞擊我和要我摸他們的頭。海浪兇猛和不規則。我不敢靠近,也不應該。上千隻小鳥,腹部白,其餘黑的小鳥 ,一字排開在浪潮間的覓食,我若是靠近就會妨礙他們。雖然是一字排開,地形關係,浪襲的力道有大有小,猛的地方鳥兒最密集。牠們在每一道浪退去後,趕緊走進剛被浪花洗過的沙面,浪來時趕緊又跳躍退回原來的點。

剛剛那兩位漁夫其中的一位走近我。彼此問好之後,他擔心我穿得太薄了,勸我快離開,海風強,一不小心就感冒。他說:

這些魚寮仔都是工作和休息用。裏頭有幾個水桶好撈放鰻魚,一張雙人床或是三人座沙發,泡麵等等的乾糧櫃,不是買新的。晚上六點掠鰻魚(鰻魚苗線)掠到早上天亮。它們是夜行性的,晚上比較大出。在沙灘上埋下鐵鉤,再拉繩到離岸幾十米的水中,將網固定在網尾(鐵架),是一種定置網。捕鰻魚有很多種方式,也有用小船筏到外頭一點。從十一月初捕到今天十二月二十八日了。鰻魚苗,一尾一百,記得五十年前我就開始跟著爸爸掠,那時一尾三毛,可以買十顆金咁糖。如今,可以買一斤半的雞。這裡海底的水文兩個小時就改變。海底的沙會被潮流改變位置,都要提早來觀察,才不會陷入突然變深的窩,那是非常危險。十一月初到十一月底鰻魚苗很少,我是和朋友一起合夥,兩個人賺不夠政府訂的基本工資。十二月就很可觀,在我們兩個人的各自的家後的面前很揚氣,是這幾年難得的好年冬。我和朋友一組通常抓到天亮,足足十二個小時。好幾個地方放網,因此都是開車或是騎車在沙灘巡迴。沒有糾紛就好,漁友大家都知道尊重別人的魚場。大風大湧鰻魚才多,但是鰻魚損失重會被浪打死。很奇怪,今年比往年多,可能天氣很寒冷的關係。晚上六點。海岸的魚寮燈光會亮。我的是那一幢,傍晚六點後,看到燈亮後,就是表示我們在,手若是有閒,歡迎你來找我。不到兩個月,瘦了十公斤,手掌變得厚硬。日本人愛吃白鰻,我們這裡掠的都是。被稱為白金。這三隻狗,很得漁友們的疼愛,也算是很好的伴。漁網難免會破,我們就會用尼龍繩,塑膠繩和強力膠修補。這行業是拿命來換的,偶而有意外發生。要養家,要能如何呢?每年十一月到隔年二月,我們除了遵守政府捕鰻魚的法規,也要接受命運的考驗。

怕有忌諱,不敢問那些紙錢是甚麼一回事。三點了,該離開到台北文山區繼續到府收書。這是標準的手面趁吃的工作,告別前,我快速地像雷達掃描一下,這位先生的手,簡直是沒有地方不長繭,那是手掌皮破了之後長出再破了又長出的表皮。明天就是民國108年2018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元旦假期的第一天。氣象局說,溫度會是入冬來的最低溫,宜蘭可能到十二度以下。先生似乎對今晚的魚況因為寒冷而更有信心了,而冰凍般的風要拖拉鰻漁網的不便,無法像那群鳥兒俐落地在浪潮中覓食,似乎都不是他關心的。

(2018年12月28日宜蘭頭城竹安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街景風景隨手拍。)

(祝福這位先生和漁友們平安健康發大財。)

 

48414719_967807433415255_6746203091441287168_n.jpg

 

鳥群

48923724_967807610081904_8552494975533711360_n.jpg

右邊是定置的鐵鉤

48982684_967807663415232_5052068797905633280_n.jpg

魚寮

49519633_967807693415229_4772318104535433216_n.jpg

魚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立立二手書店 的頭像
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eline
  • 樂伯:

    新年快樂,祝你也發大財哦!
  • Celine:
    非常感謝。
    您也要打起精神喔,天氣很冷,敬請注意保暖,飲食睡眠也要充足均衡。
    關心與被關心過那是恆久的溫馨回憶,相信,不吝於給您溫馨的親人,也會希望您請多保重。

    再次深深感謝~



    立立二手書店 於 2018/12/30 15:23 回覆

  • 山城歲月
  • 討海人的辛酸,一言難盡啊!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