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份大竿林福祿派的聚福社大師兄與九份大竿林茶

 
2007/06/01 17:56筆記

九份大竿林溪支流,豪雨後才有的飛瀑,聲勢浩大震耳欲聾


九份大竿林山自然生長的茶樹與茶花

 

九份金礦主練金用的小型鐵臼與鋅臼


九份大竿林石厝屋旁美麗的花朵


九份大竿林百年石厝屋壁面的一角


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老師父所紀錄的戲文



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老師父紀錄的樂譜



 

九份大竿林聚福社北管陣頭


九份大竿林聚福社的大鑼與遊行隊伍

>>>>>>>>>>>>>>>>>>>>>>>>>>>

一陣大雨剛剛下過
隨意走向九份寂靜山坡
看看雨後的大竿林茶
是否萌發了新葉
 
途中
一座三米高的石厝屋
這是少見的高
 
標準的長方形嵌石
堆疊而成
埕裡納涼著一對老夫婦
 
老太太親切地招呼我
於是
趕緊鞠個躬向他們問好
 
老先生閒淡地和我寒喧了幾句
當我向他說起
這間石厝屋應該是大正時代吧<按約為1911--1926>
亮起了眼神
便邀我入內參觀
 
 
您府上應該也是做金礦的頭家吧
著了金蓋了這間漂亮的大屋子
 
他說幾代人都是領月給<按薪水>
那有才調起這間大厝
 
日本時代就算有錢也不能蓋這款房子
會被抓去拘留29天
笞刑伺候
 
納悶了
他解釋
工仔人微微地過一點奢侈生活
便會被懷疑是偷金子
蓋房子
那不被打個半死才奇怪
 
 
這位昭和10年<1935>出生的老礦工
引領我入內參觀
真是清涼世界
 
牆壁上
有三弦等樂器
看我大呼小叫
精神了起來
原來老礦工是九份大竿林聚福社的<頭手>
 
 
老礦工說
古早前
九份與大竿林是兩個國家
大致上以<崩山>也就是石觀音與豎崎路中間的觀景台為界
往東是九份往西就是大竿林
百年來兩邊感情向來不好
 
這二三十年才緩和
九份這邊的人就在九份礦區工作
大竿林那邊的人就在大竿林,大粗坑與小粗坑賺生活
子弟戲也分兩派
各自是西皮派與福祿派
井水常犯河水
 
日據時代
常常拚戲
打架是小事
還曾經發生不慎鬥毆而死的不幸事件
 
一條不到一公里的老街便分成兩派
兩三萬人口聚集在兩平方公里的山谷中
 
老礦工前場後場都一流
也就是能演戲也會樂器
後場又分文武
文場就是三弦等樂器
武場就是大鑼,鼓等
 
老礦工前場
專職是hwa lian
也就是北京話的花臉
生旦淨末丑的淨
至於樂器全部都會
因此是聚福社的頭手
總管與大師兄
 
 
 
以前興盛時有數十人
所有聚落居民個個都是當然會員
大竿林的小朋友每到十二歲
便會擔心有沒有機會入選為子弟
入選子弟後可不可以在台上露個臉
或者
路上與九份西皮派遭遇時
可不可以露一手好拳腳
 
老礦工的父親頭先並不是福祿派
原來父親因為挖九份的金礦坑
朋友牽著他入了九份的西皮
大竿林人這樣做
可是犯忌的
 
有一年的新正
老礦工的祖母過世了
父親所屬的西皮派
已有其他的<出陣>活動
一時間抽不出人手
派不出陣頭
為祖母鼓吹送殯
 
聚福社的頭人二話不說
主動請出陣頭到大竿林聚落裡的大小廟宇朝拜了一番
為何需要如此
原來大竿林聚福社尊照古禮
每一年
若是第一回為出殯而出陣
必須先到各個廟宇參拜
 
熱熱鬧鬧地為老礦工祖母風光下葬
老礦工的父親感念在心
因此成了聚福社的頭號支持者
一輩子出錢出力
 
到了一般學子弟戲的12歲時
父親逼著老礦工進聚福社學戲
不同於玩伴們的狂熱
老礦工一點意願也沒有
於是父親就拒絕與老礦工共同用餐
 
這可不是賭氣
那是一種嚴厲的處罰
做兒子的會被視為不孝
最後父親贏了
 
說也奇怪
老礦工彈三弦仔
可以打小鼓
可以唱泉州音
也可以唱湖廣音與北京音
又參雜了崑腔與粵劇
 
他說聚福社從羅東請來的
師父何旺全先生
一再地稱讚他是大竿林,大小粗坑,
侯硐,雙溪柑內,內瑞芳,基隆地區的第一子弟
 
為什麼不轉職業呢
他說職業就沒酒了
子弟戲都是義務性質
邀請的主辦人也就是<爐主>
辦桌備酒
給足面子
 
酒喝不完
走路都有風
 
年輕時有一回到基隆八斗子的調和礦
八斗子可是清朝時代全中國第一座現代化官礦的所在地
那裡有一位嚴厲的管理員
一聽到他是大竿林聚福社的頭手
便恭敬得不得了
坑也不用落了
只是負責教戲
 
 
說著說著
就以雙手輕敲著桌面
口中發出了三弦聲
唱起了
趙匡胤出京
從<<內官宣放朝門>>唱起
到<<不知是戰表還是降表>>
竟然與北京話雷同
 
老礦工笑著說
<光復時,用戲文來和外省仔講竟然也可通>
後來師父何先生講起
北管子弟戲
主要是以湖廣官話來演唱戲文
是融合了崑曲,京戲...
三百年來不斷地吸納,過濾,茁壯而成台灣特有戲曲
 
而北管歷經了兩次大劫難
一次就是昭和14年<1939>
日本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
禁止演唱台灣傳統戲劇
另一次是民國36年228事件後國民政府禁止戶外演出
 
 
說到這裡
老婆婆遞給我一杯九份大竿林茶
 
不很香不很甜還帶點苦澀
 
 
老礦工說
北管戲就像是大竿林的野生茶
沒人管自己香
 
他再次
演奏了起來
 
三潭映月
娛樂昇平
粧台秋思
兩打芭蕉
平胡秋月
水龍吟
鷓鴣飛
旱天雷
千里怨
寶鴨穿籬
 
最後是<可記得>
 
 
起初像是
豪雨後才出現的大竿林溪銀色瀑布
澎湃喧鬧
 
繼而低沉
深似晴空裡大竿林的老鷹
飛嘯而過
驚走了蟲鳴鳥叫
只留下一山的沉寂
 
但那沉寂是瞬間的休止
再起的是震撼基隆嶼海面般的
雷電狂放
 
只因為心思還在曲調裡
忘了鼓掌叫好
 
頓然想起
在九份生活過的音樂藝術家
比如
李天祿先生的父親許金木(也就是<夢冬啊>)先生
曾經多次在九份礦區裡表演
而近代的馬水龍先生
更是在九份渡過他的童年
是不是都領受過如此的激越而使他門獲得了啟發
 
 
老先生看我一愣一愣地
也沒說什麼
就為我唱了一段哀傷卻令人不敢絕望的曲調
那詞曲似乎表達了在生者因為對往生者的懷念
而不敢不振作的生命之歌
 
一陣的悽涼與空冥
老礦工說
北管最高最難的境界是唱koo soong
我請教他怎麼寫
原來就是<哭喪>二字
 
當年大竿林聚落的子弟依照天份分成四種
第一是北管也就是漢樂
第二是西樂
他說大竿林西樂隊可是名震台灣的一等一
上過早期的電視節目
第三是弄獅的醒獅團
第四,如果大雞慢啼大器晚成的就 iar  own  arr<頂大仙>
也就是迎神時頂著大大的神仙走在石階路上
 
但是第一級的北管中的第一級
便是以會不會唱koo  soong 為準
九份礦區
對生與死很淡然
神明,萬應公,墳墓也都相鄰著民宅
天地人沒有太大的界線
迎神與弔亡都是聚福社的北管
迎神容易
因為那份淡然
弔亡就不好拿捏
所以koo soong便是極品的藝術
 
 
 
老礦工望著九份老街的方向說
民國40年他十七歲了
那時九份及大竿林因為重新開採金礦與無煙煤礦已漸有起色
 
但是西皮派與福祿派
架照打
戲照拚
 
打架
十三歲起他就無役不與
算是一名驍將
 
但是大家有個默契
小孩對小孩
青少年拚青少年
成年團衝成年團
 
 
九份與大竿林誰較贏面
老礦工說
人多就贏
因為這是庄頭拚輸贏
不是個人賽
 
因此<輸人不輸陣>
雙方都會邀請附近甚至台北宜蘭的親友來相挺
 
拚戲呢
那更是激烈了
尤其農曆迎媽祖
整個九份與大竿林熱鬧滾滾
有錢的賣金子,窮人家就當棉被
家家戶戶都會款辦拜拜
大請客
 
親朋好友穿著最好的服裝紛紛而來
而路口就會有人半路攔截
 
怎麼說呢
那時認為來客眾多才會有面子
鄰里比評才會稱讚
認為替庄頭找來拚子弟戲的觀眾
因此無形中有一份可愛的業績壓力
寧多不可少
即便不認識也會被爭相邀請
食平安食拜拜
 
沒有裁判
但是勝負結果
公正無私地
寫在雙方居民的臉上
 
拚陣頭時
通常會以哪一派陣容較堅強
遊行子弟眾多為標準
 
而拚戲時
那可緊張了
就像是職業班團的shian  pen  gar <雙棚絞>
常常兩派同時同地開演
彼此競爭
一來要比唱工,身段,武打,戲棚,音樂是否正統,精確,優美
二來要比觀眾是不是多,是不是喝采,是不是很專注
 
記得四十年前
我看過數不清的大戲
小旦出場施放<目箭>眼波那一轉
觀眾總是鴉雀無聲屏息以待
希望自己是那受到佳人垂青的才子
 
何為<目箭>
就是小旦
戲中第一次出場
按慣例妝做嫵媚
掃視台下觀眾
眼睛有如射出一支支攝人魂魄的箭
常常有觀眾為了目箭爭鋒吃醋大打出手
 
不知道業餘的聚福社
當年時不時行這一箭
我倒忘了請教老礦工
 
大竿林聚福社目前只剩20名會員
就像礦區的石厝屋一間間地銳減了
為了留住記憶給後生小朋友
前幾年便將社裡古早,意義非凡的樂器戲服等
捐給了九份國小
現有的是他到嘉義
訂做的新品
 
我問老礦工
是不是當年私底下有挖到金礦
否則怎麼可以擁有如此完整的石厝屋
並且為聚福社添行頭
 
他笑著說
這屋子是三十年前九份沒落後
以三萬元向金礦主買來的
至於新行頭
是他這一輩老人
不忍心將先人的歷史毀在手裡而做的更新
如此也才不會讓西皮派瞧不起
 
老礦工感嘆著說
石厝屋可以保留
行頭
台灣沒人做了
還可以到福建買
但是
沒有子弟學戲
九份100多年的北管
還能存在嗎
 
以前
總是口述著戲文曲譜
一代教唱一代
如今老礦工只好以自己的方式
紀錄曲譜與戲文
 
恭敬地要了一小部分
等待有心人來索取
希望就像是大竿林野生茶
沒有時尚風味
卻有九份百年的滄桑
可以繼續屹立在邊邊角角的山坡上
 
>>>>>>>>>>>>>>>>>>>>>
 
lobo謹記0070531偶遇九份大竿林北管老樂師
于九份樂柏二手書店
>>>>>>>>>>>>>>>>>
補充資料:
1:台灣統戲劇之美 曾永義 游宗蓉 林明德著
 
<<亂彈係在台灣又叫作<北管戲>與<外江戲>亂彈的名稱
起於清乾隆間李斗<揚州畫舫錄>當時戲劇
<花><雅>兩部對立
<雅>指崑腔
<花部>則包括京腔,秦腔,弋楊腔,挷子腔,羅羅腔,二黃調捅稱為亂彈
 
2:日治時期台灣戲劇之研究     邱坤良著  151
 
<<北管<亂彈戲>傳入台灣的時間當在乾嘉之際,花部正盛行之際>>
<<台灣亂彈有福路與西皮兩大系統,福祿屬於老梆子腔戲路,被稱為舊戲.
西皮(皮黃)為新路,當係傳入時間先後,
台灣近諺((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
)其與廣東漢劇,海陸豐西秦劇,閩西漢劇頗有淵源>>
 
 
3:台灣民謠 簡上人著
 
<<北管採用的樂器有拍板,板子,拍鼓,通鼓,大鑼,小鑼,銅鑼,大鈸,小鈸,殼子弦,吊規子,三弦,大小嗩吶,.....北管又分成<正音>即以北京話歌唱,以及<亂彈>本土方言兩種>>
 
 
4:瑞芳鎮志教育篇
 
<<九份地區;福祿派惟聚福社,供奉西秦王爺.
西皮派有義和堂,彩籠陣,集合堂以田都元帥為尊>>
 
5:九份口述歷史與解說資料彙編 張瓈文
 
<<九份北管分西皮,福祿兩派,以述歧路為界,
平時兩邊不往來,不嫁娶,日據曾發生持刀械鬥>>
 
<<九份子弟戲分成兩邊,以大竿林溪為界.
大竿林這邊人較齊:九份是西皮,人較多,
一直到光復後還在打架>>
 
<<聚福社七十多年前成立(按該書為1994年出版),
農曆6月24日為西秦王爺生日
會員聚餐吃會,約12桌人(按老礦工說目前只剩四桌)>
 

 

 


金瓜石迎媽祖的北管



九份山成迎媽祖的北管

 


 

走過九份樂柏二手書店的蘭陽禧誠軒

基隆山前的北管




基隆山前認真的北管子弟

。。。。。。

2007/06/01 17:56筆記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