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6 14:57筆記
 




清晨八點,來到九份的聖明宮.基隆山與基隆嶼隱沒煙雨中.廟埕因為有雨水而成了水塘般的鏡面.昨天才出大太陽的.

出乎意料,仍然有許多遊客與攝影家,佇立在廟簷下,
等候一年一度的農曆四月一日九份迎媽祖.

陣頭陸續舞進廟埕裡,鑼鼓與煙火,告訴媽祖,我們來了.

雨好大,心裡想,媽祖今天心情不好嗎?如此大的雨,豈不,苦了遊客與攝影家?
還有那些,傢私多的陣頭和神轎重的轎夫.

陣頭一陣一陣來,大雨一陣一陣下;廟簷躲雨的一團又一團.看過去都是黃的,藍的,透明的輕便雨衣.
我躲在康樂台上的最前方,正對著廟的大門.
身旁是是鼓號樂隊,可能是遠地來的吧?才會那麼早就到了廟埕等待.這段等待進場的時間,
可以讓他們稍微喘口氣.畢竟,從陡峭的豎崎路走上來,還是會有些累人的.

八點二十了.

鑼鼓是一陣一陣地響,煙火也是一陣一陣地放.我身旁的樂隊指揮,以右手食指,抵住右耳朵.
拿起手機回答著,起先是小小聲,後來用吼的,而且重複地說同樣的句子.
我和他身旁的隊友,注意力被她吸引.不過,聽不清楚她到底吼些甚麼.

廟方的播音器響起,要求九份四大里的爐主們撤去廟門前的祭品.好讓關渡媽祖的二媽神轎進場.
就見到廟埕裡的頭人們,示意正要進場的七爺八爺的隊伍,別再敲鑼打鼓與施放煙火.
說也怪,還在神明附身的乩童頓時清醒,讓出一條路給二媽神轎從康樂台旁前進.

不再喧嘩,只有雨點,浠瀝地敲打地面.然而,聲勢沒那麼大了.我身旁那位指揮,猶原是摀住右耳朵.這時.只聽到她,皺著眉笑笑地,
吼著說:<<阿爸,我現此時值(在)九份仔吃拜拜,暗暝(晚上)我就轉(回)去竹東,
補習費就可以提給你,交給細漢仔(小孩子)的老師了.你勿免憂愁啦.>>

吃拜拜?我們這群人不敢笑出來,趕緊將目光移到廟埕上.不知道她臉上有無窘窘的表情.


隨後,可能頭人們認為還是可以繼續表演與進場,並不影響各地迎來的媽祖們從康樂台進入內殿.
於是,那位乩童又開始拿起狼牙棒往額頭打,鮮血緩緩流.

不知道是不是沖天的煙火,驅走了雨霧,天空見得到密雲了.

又進來兩組鼓號樂隊,樂器光潔,服飾鮮亮,帽沿還插有高高的羽毛.
畢竟不是傳統北管的鑼與鼓,聲音減了些.只見到那位指揮小姐眉頭稍微緊了一些,轉頭與隊友們嚴肅地說:<<有友隊來拚場囉,連鞭(待會)大家提出精神來車拚(表演),勿通(thang不可)失了面子.>>她那位,接近六十歲,吹小喇叭的女隊友接著說:<<教你裙仔要縮短,你就毋(不要).>>那位指揮小姐哈哈大笑,說:<<咱(我們)是表演給媽祖看的,又不是表演給查甫人(男人)看.要短,抑(還)是你的大腿較修長.>>

雨竟然逐漸停了,輪到了.指揮小姐挺直了腰桿,整了整上衣,將腰際的皮帶往上拉,讓裙襬高過膝蓋.
舞弄著指揮棒,口中不斷地吹著哨子.帶領著樂隊走上了廟埕.
而樂隊發出的吹吹打打,遠遠超過前面那兩隻隊伍,惹得眾人注目.而遊客與攝影家不停地拍著照.
那樂聲,甚至將走在前後頭的陣頭的鑼鼓與煙火聲給蓋住了.

她好是驕傲.

是因為眾人的注目?抑或是因為要呈現給媽祖,她最好的那一面?

中午一點,她就可以在輕便路的城隍廟前吃平安了.但那並不是吃拜拜.並且,雖然好吃,哪敢多享用?還要遊境,走一短段高陡的豎崎路.

而我,媽祖出發後就趕回店裡整理書籍.終究,拜佛祖也要顧腹肚.生計要緊.
中午十一點三十分,趕火車到台北市敦化南路收書.柏油地面不再濕滑了.
經過13k那隻狗兒等候主人的七番坑附近,見到了這位人過中年的指揮,她依然是吹著哨子舞弄著指揮棒,
神情莊嚴地,好似媽祖就在遊境神轎裡看著演出.

不知道她的小孩功課好不好?貼不貼心?個性是不是有如將雨給停了的媽祖,同款地體恤人?她的母親正瞞著外公,在九份山城走那五小時的媽祖遊境.

>>>>>>>>>>>>>>>>>>>>>>>>>>>>>>>>>>>>>>>>>>>>>>>>

20090426  lobo於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所在地的大竿林聚福社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