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份老礦工的順其自然:紀錄一位煤礦坑"包頭ㄟ"的採煤歲月

2008/09/27 10:53筆記
 

傍晚五點從台北收書歸來時的基隆山

>>>>>>>>>>>>>>>>>>>>>>>>>>>>>>>>>>>

 

 

天空是一片的藍
只有幾朵白雲
好熱的天
中秋都已經過了
 
早上11點
來到台北市成功路四段323巷的四樓公寓收購二手書
許多經典的好書
好興奮
並且承蒙這位愛書人的雅意
贈送兩大座書櫃
 
 
 
趕緊聯絡了九份的貨運蘇先生
約好下午2:30來幫忙載運
 
忘了因為今天清晨7:30已經跑了一趟台北市木柵的政大二街
已經用了不少氣力
加上
預料外的是
書櫃必須鋸成兩截
才能從屋內搬到樓梯間
再扛下一樓
 
心裡很急
很擔心影響到蘇先生的工作行程
 
2:30他準時到了
不斷勸我放慢腳步
結果3:30才將書與書櫃裝載上車
 
直向他道歉
他很大度地說
不用放在心上
他做過頭家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在掌握中
 
這我倒很感興趣起來了
 
因著四個多月來的尋找新店面與搬遷
這期間未曾與九份老人家聊聊天了
 
這位蘇先生
兩年前我上九份時
才與他認識
為我載運了好幾回
剛開始我都會先詢問運費
第三回起就變成了
載完後他說多少我就付多少
每當要多付誤餐費費給他
他總是會拒絕
後來收下來了
只是自動將運費又減了下來
 
作過頭家?
莫非也曾經在九份老街做過生意
 
他說
他是民國29年次
蔣介石第一屆
 
這說法我很熟悉
因為他們這一輩如此慣稱光復後的第一屆國小畢業生
 
童年是在基隆市七堵的友蚋地區的樟空湖渡過的
5歲的時候
常常聽到美國B29轟炸機的聲音
從東邊的大海炸向基隆港
再從萬里方向拉回
飛到七堵上空
再扔下剩餘的炸彈
飛往坪林北宜公路再出海
 
他是愛看飛機的
只要基隆方向
起了一大團塵與霧
就知道美國飛機來了
 
友蚋地區是煤礦區
那裏有進興煤礦,一坑,二坑及三坑....等礦坑
每個礦坑都有兩百人
煤炭的卡路里可以達到7,800千
 
我聽了嚇了一跳
這卡路里那麼高
不就是比雙溪鄉的油煤礦區還高嗎
有沒有記錯
 
他聽了好高興
說沒錯
我故鄉的煤炭正是"油炭"
 
 
但是他們家是務農的
因為他們的鄰居
王堅漢先生光復後搬到了台北的大龍洞
將十餘甲的土地委託他們管理
所以變成了不用付佃租的佃農
 
 
那時代的人很會生孩子
食指浩繁
窮得三餐不繼
國小畢業
他就當"碗盤店"的"刀煮"學徒
 
刀煮?那可是廚師
 
 
我在想
是不是這樣
才有美味的菜尾可以享用呢
 
碗盤店就是如今國語所說的外燴
三年後出師
他就獨自出來創業
 
碗盤店可不容易
那可是要精於計算食材數量與桌數才能賺錢並且口碑好
 
那時也不過十六七歲
 
當完兵回來
他認為想賺大錢想養家
最好的方式便是向土地公伸手
 
下礦坑去了
他說
九份山下的大福坑,瑞芳的一坑...他都行透透
最後落腳基隆市深澳坑的福美煤礦
 
福美煤礦的頭家勸他去考"保安牌"
考牌過了
就可以借牌給礦區
每個月可以多了300元的借牌費
那時候米一斤一元兩毛,豬肉是六元
 
他說
煤礦工分成兩種
坑外與坑內
坑內待遇高
坑內又分成"作石"與"作炭"
作石又比作炭的多一兩成薪水
 
作石也就是"烏龜工"
負責坑道掘進,與堵嵌
那是最辛苦的
將礦脈掘進出一個作炭工可以挖掘煤炭的坑道
並且立起一落落高約120公分的石土柱的堵嵌
是需要技術的
而烏龜工的"辛勞金"是依照堵嵌數目與坑道長度來計算的
與作炭不同的是
總是七八人一班
而不是單打獨鬥
 
他的興趣就是放在作石
說是興趣
那是比較容易養家的工作
至於風險就放在一邊
 
而他會去考保安牌
除了三百元
另外一個原因
就是他計畫結合作石工的技術與經驗
成為一位"包頭ㄟ"
成為一位擁有判斷礦脈走向的能力的頭家
 
他說
看看自己所擁有的籌碼
或者自己所懂得的知識
按照賺錢的目標走
養家活口總是沒問題
 
他說
新的礦坑比較涼爽
但是越往地心裡挖就越熱
無論是作石的還是作炭的
都是熱到不行
他就在這種環境下
練就了判斷礦脈的技術能力
 
我問他說
這是不是很困難呢
他說
只要肯流汗還有甚麼難的
就像你剛剛將書櫃鋸成兩截
扛到一樓
如果你不動手
書櫃還是在四樓裡
 
當礦工的時候
那是拿命在流汗
 
當"包頭ㄟ"時
那可是拿朋友的命與身體在賭我所畫出的礦脈線
是否能夠"大著炭"
能否挖出美麗又烏亮的煤炭
 
作礦坑的人
不論是頭家還是"辛勞"
都是在賭與揮霍
賭運氣與揮霍生命
 
他說
民國五十四年
借貸集資了五十萬
成了包頭ㄟ
有七個"小頭ㄟ"
換句話說有七個班
一班是"作石"其他都是"作炭"
那幾年
每年他都要發將近120個紅包給礦工夥伴
 
 
 
他向深澳坑的福美礦坑的頭家黃益學先生承包第三號半kada
kada就是日本語礦坑坑道的意思
為什麼是三號半
因為礦區不喜歡"四"這個數字
 
 
他承包的kada的礦脈非常的豐富
而他所畫出的礦脈線又非常正確
真的是"大著礦"
可以說
都是垂直有四尺相當等於高度約120公分的炭礦層
然而沒幾天
其中一個分支坑道"透水櫃"
也就是掘到了地下水的水櫃層
透水櫃時
有兩名礦工朋友罹難
那時坑道成了一片汪洋
經過好幾天的搶救
沒有找到屍體
 
家屬的哀傷
直到現在還是縈繞在他的腦海
那可是一家人倚門的倚望
或許是礦區人的宿命觀吧
為了避免搶救工作
影響礦場運作
導致其他礦工無法下坑挖礦
那可是影響幾百人家的生計
 
家屬最後同意放棄搶救遺體
將那個分支坑道封閉
 
聽了很難過
因為
那一代的人更相信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那是多困難的決定呢
讓親人永埋於礦坑裡
最後一面也不得見
 
重整起精神
我問說
那賠償問題呢
他說
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後
在民國44年起便有勞保了
加上礦坑大頭家有些特別的賠償
 
這倒是與我之前所聽聞的不一樣
有些迷惑
因為以前所請益的老礦工
都告訴我礦坑大頭家只是付一些"白紙敬"而已
 
他說
在慣例上
小包或是包頭ㄟ只是提供勞力資源與爆破坑道的"磅子"也就是炸藥
至於礦工的死傷與礦場設備
都是礦場大頭家在負責
 
在這場災難裡
他也損失了三四十萬元的機械器具
他不敢沮喪
因為他必須帶領一百多位礦工
在罹難的礦友旁邊的分支坑道
繼續挖掘煤炭
一方面是賺回損失所借來的錢
一方面是與礦工朋友們努力養家活口
 
他說
那心情是很複雜的
前幾天還在工寮喝酒"比13支"的朋友
就載浮載沉在隔壁的坑道裡
他們是永遠見不到陽光了
 
所以
礦區最重視的便是每年七月的普渡
普渡認識與不認識的好兄弟
中秋未必會休息
但是普渡那天
整個礦區熱鬧得像過年
只為了安息不知是否已然安息的靈魂
 
 
也許是虔誠普渡得到了罹難礦友的保庇
之後只是發生了零星的落嵌
那落嵌並沒有造成傷亡
 
或許應該說
"作石"的技術好
將土石柱的堵嵌作得很牢靠
很少發生落磐
這第三號半的kada也因此收支打平了
還了一部份的借貸
 
 
有這麼好賺?
他說
好賺喔
在那個時代
挖煤的鋤桿賺得比坐辦公桌的"拿筆ㄟ"的多
更何況我是包頭ㄟ
 
比如說
一輛台車大約可以裝七百公斤重的煤炭
有經驗的包頭ㄟ
憑藉著深厚技術判斷礦脈
一天平均可以出150車的煤炭
 
一台車是以三百五十元賣給福美煤礦的礦主
而他這個包頭ㄟ
平均支付一百二十元作為礦工以及炸藥的薪水與費用
你想想
那是一天賺多少錢呢
每次礦場發錢
他總是必須用牛皮紙袋
才能將紅色的五百元裝滿一疊疊
 
我說
那你不是成了大富翁?
 
他說那時候年輕
有大錢就有大氣魄大慷慨
錢財守不住
 
牴到了大礦脈
一定
馬上宣布三天後"作牙"
先是祭拜土地公
緊接著大請客
那是
肉,整枝豬殺來吃
酒整箱地喝
客是全庄請
 
那時節
他又承包了第六號kada
更是風光了
常常下工後
帶著礦工與朋友
一行人二三十人
來到基隆市愛一路的蘇洲大旅社
或者是廟口的神洲日本料理店
開懷暢飲
常常
要求媽媽桑
將店裡的所有的服務小姐
三十幾人
排排站好
讓他每人發五百元的小費
 
我說
這不會太離譜嗎
他說
你不懂
這些小姐很多是漁民或者礦工的罹難者後代
更何況
礦區人講的是氣魄
氣魄展出來
礦工才會心服口服
 
 
那時候富貴唯恐人不知
甚至常常到深澳坑派出所邀請巡佐們同行
而巡佐朋友們總是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勤
放下筆與放下槍
換了衣服便與他翻個山到基隆市區裡來
 
我說
那所有的大包頭ㄟ與礦主頭家都這麼賺嗎
他說
那倒是不盡然
一種是沒有才調判斷,或著,不為土地公與好兄弟所喜挖不到富礦脈
虧錢倒閉走路的
一種是賭色飲毀了基業
 
 
閒聊到這裡時
我們已經從北一高下暖暖接上62號快速道路
他指著左側的深澳坑方向說
福美礦坑的大頭家是一位傑出又講義氣的豪爽人
 
民國60年左右吧
他在北投的賭場
輸掉了將近400萬元
歸個家私都沒了
於是央請他的弟弟
出面維持局面
別讓礦工沒薪水發
 
而他自己就爽爽快快的進監牢
那時後
支票跳票沒補齊
可是要坐牢的
稱為票據犯
他說那時候的人講氣魄
願賭服輸
否則很沒面子
 
 
我問他
那你也愛賭嗎
他說
他只想贏不想輸
所以絕對不賭
 
他會拿生命跟土地公賭礦脈
也會建議朋友如此作
 
福美煤礦陷入危機時
他一方面也是為了答謝落難的大頭家
一方面也是為了煤礦可以正常運作
他力邀朋友們
勇敢地與土地公伸手要炭
承包大頭家的直營kada
 
其中有一位張金火先生
本來只是"車尾工"
那是負責將坑道倒出來的廢土
送往"土尾堆"的推車工人
 
因為是同樣是來自友蚋樟空湖
有一份特別鄉誼
 
由他提供名單
建議他向深澳坑的有錢人集資了40萬元
付了每月兩分半的利息
將資金交給了福美煤礦
當起包頭ㄟ
 
過沒多久
翻身成了人人稱羨的有錢人
 
我們這時已經開上了九份
 
他指著基隆山說
再過了大約十年吧
九份基隆山的煤山煤礦發生死亡七十幾人的災變
台灣煤礦便稀微了
他也就轉行再度當"碗盤店"的頭家
 
快到九份基山街221號旁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的門口了
 
我問他說
那你應該不缺錢吧
為何還要為店家送貨呢
這不是很辛苦嗎
 
他笑著說
有錢賺為什麼不賺呢
並不是時時有好天年
能賺就不要放棄機會
蔣介石不是常常說居安思危嗎
 
年輕時大把錢的進
又大把的出
除了一家七個小孩的長大成成人
並沒有存下多少家私
 
那為什麼不繼續開"碗盤店"呢
 
他看著基隆山
夕陽的照臨
大大小小的山稜線被掃描成明亮與陰淡的兩側
 
他說
人生剩沒多少年
該退休就退休
賺再多也沒多少生命可以揮霍
何必再賭上養老金?
不如放慢腳步
順其自然就好了
>>>>>>>>>>>>>>>>>>>>>>>>
樂伯記錄於民國97年九月二十五日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從九份樂伯二手書店的左側望向基隆嶼
 
從九份樂伯二手書店上方望向基隆山
左側是九份青雲殿
正中間是九份金山寺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