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8筆記

IMG_8838.JPG

>>>>>>>>>>>>>>>>>>>>>>>>

昨天陪同客人中研院的楊先生和一位二十年的謝同學
喝杯茶
談九份
楊先生提起日據時代藝術家倪蔣懷先生
曾住過九份大竿林
 
他隨即贈送我相關資料
資料上記载著
倪先生(1894--1943)是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
更是台灣企業家全心贊助美術運動的先驅,
 
倪先生1917年遷居
九份大竿林315番地(楊先生提供地址)
開店販賣木炭
三年後開始經營煤礦
雖然煤礦初期並不順利
但卻也開始了支援美術界的一生
 
這讓我覺得很有興味,就在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旁邊開木炭店;鍾理和先生(1915-1960)也曾於26歲時,在北京棄日本機構待遇好的翻譯而不當,辭職跑去經營煤炭零售商。
 
 
只是我很不解
1917年為何辭別暖暖公學校
當年
他是台灣極少數擁有
國語學校師範科畢業的<教諭>
棄令人尊敬的正式教師職務
而成為一位命運難料的商人
 
當然不同資料裡
有各種說法
主流說法是為了負擔起家庭經濟
 
 
讀完
我卻浮起了
不解的疑問
以倪先生的出生背景及與九份顏家的姻親關係
 
總認為
當時的驚人抉擇
不是
學者們所設想的種種原因
那麼單純
或者
那麼複雜
 
 
為了滿足好奇心
今天我以<懷山煤礦>作為探查倪先生
之所以作如此轉折的第一站
並準備
將資料內容
請教當地的老礦工作一番印證
畢竟老礦工與礦主關係密切
或許從老礦工的口述中
可以尋得這位水彩畫家的點點滴滴
 
懷山煤礦
是倪先生所擁有的產業
根據文獻應該是位於瑞芳往九份的途中
名稱是柑坪里
這裡是當地人稱為內瑞芳也就是瑞芳的首興地
 
一點煤礦遺跡也沒有
徒步了將近兩個鐘頭
才發現了瑞芳公園上方
就在瑞芳山的旁邊
有一堆<土尾啊>也就是從礦坑裡挖出堆置的廢土
 
找到了
快歩奔跑,隨即將一粒粒的礦石捧握在手裡
總算有些收穫
仰望著土尾堆的頂點
這有多高啊
 
 
這麼曠怡的土尾
不適合一人獨享
留待他日陪同朋友們
一起分享登頂的樂趣
 
下山
繞到日本戰敗前
總督府紀念甲午戰爭後死亡的侵台日軍
所立的忠魂碑
 
有兩位老人家坐在瑞芳公園的涼亭裡
低頭看著地面上蹦出來的牽牛花
很幸運
他們就是老礦工
 
既然完成尋找的行程
便以老人家為師
請他們回憶往日的歲月
與懷山煤礦曾經的風華
 
 
喚他們是老礦工
那是尊稱
他們分別是民國33年及35年生
與我之前所拜訪的礦工
比起來的確是少年的幾近于幼齒
 
當我說剛剛找到了
倪蔣懷先生的懷山煤礦時
他們爽朗地笑了起來
他解釋道
我看到的土尾堆
那是中和坑
現在我踩的腳下
才是瑞芳二坑
也就是光復後的懷山煤礦
 
我弄錯了
 
原來以前有4000人的懷山煤礦就是
位於現在的瑞芳公園
遺憾的是
台灣第一位西畫家經營的礦坑
所生產的煤碳
曾經養育礦工家庭及
出資籌畫,
偕同藍蔭鼎,陳澄波,陳植棋,陳英聲,陳承藩,陳銀用,
於1926年所發起的<七星畫壇>;
及1929年匯集楊三郎,廖繼春,郭柏川在內的
拾四位畫家所組成的<赤島社>
的礦區
如今夷成了瑞芳公園
 
沒有留下點滴的設備
完全不像是人聲曾經鼎沸的忙碌礦區
更不用提起
在這裡工作35年的礦工畫家洪瑞麟先生(1912年生)
及工作40年的蔣瑞坑先生(1922年生)
有何可以紀念的遺跡
不過
還好是公園
 
現在瑞芳市區的第一市場是以前的瑞芳公園
 
往日工寮,美援厝和畫家們齊聚的
辦公室成了冷冰冰的馬路
建設取代了歷史記憶
 
這兩位礦工
很憐憫地安慰我的誤認
好奇地問我
為何知道懷山煤礦
我向他們展示資料
老礦工們解釋道
懷山煤礦
就是紀念倪蔣懷先生而改名的
 
他們又笑了說
我小學畢業就在懷山礦坑作外場
也就是推輕便車道礦坑裡的廢土,
專業術語叫做<拚土尾.>
是有看過蔣瑞坑畫油畫,
洪瑞麟速寫礦工
 
 
老礦工李先生與黃先生兩代都是礦工
他們一生遊走了北部近20個碳坑
他說
礦工實際上是哪邊薪水高哪邊去
來來去去流動性高
有時候一個月依附好幾個礦
他們在懷山待了三年
算是最久了
 
懷山
光復前並沒有賺到多少錢
老頭家(即蔣懷山先生)並沒有挖到多少富礦
有時候還要調頭寸付工資
光復後(按即1945)
少年頭家還常常要應付請款人
偶而也有付不出工資的艱辛
 
很納悶
少年頭家,我不知道他的生平
但是
倪蔣懷先生每次不計成本為新秀畫家
辦展覽
甚至於台北圓環成立繪畫研究所
也就是補習班
請老師日本畫家石川欽一郎
率同陳植棋(1905--1931),
楊三郎(1907--1995)藍蔭鼎等
上課指導:
甚至資助洪瑞麟先生的後期留日學費
 
老礦工看著參考資料時說:
錢從哪裡來?
 
滿十八歲可以加入勞保時
老礦工李先生就下礦坑
他說
懷山礦坑是柴礦不像雙溪某些礦是油礦
差別在於煤炭所能產生的<卡路里>
油礦大約是4000以上
柴礦卡路里較低,價格沒有鈾礦來的好,
但是相對地較好開採
<出磺>也就是瓦斯礦變較少.
 
每一座煤礦難免都會<抽心>又叫做落嵌<音kann>
也就是落磐
每年每月傷亡總是免不了
礦裡並不是全然悶熱
有的礦區的礦冷到不行
這道是我第一次聽到
 
悶熱的礦裡
有時候全身光溜溜在挖礦
勞保局還沒停止女性坑內傷亡給付時
女性照樣下礦
只穿著內衣就深入礦裡角落
那時生活要緊
大家都能理解
並且
男礦工更是尊敬她們
 
 
 
礦裡剛進去是輕便道
再來就是像半個足球場一樣大的工作場
輕便道,調車場..忙碌的比台北火車站還熱鬧
因為礦場都是24小時三班制
坑內就像是坑道外一樣繁華
 
而現在靠基隆河那一頭的社區
老礦工少年時
還駐紮四個營的軍團
常看到將軍
騎著馬巡視營區
那營區就是日治時的瑞芳公學校
 
懷山礦脈一樣分成三沿
頭沿也就是上層約兩尺也就是60公分高的煤炭
中沿約為一尺
下沿約為五尺
各沿中間就是不同世紀的岩層
開採價值因困難度由上至下而遞減
在民國48年懷山<剪對>,也就是挖到了富礦脈
才真正賺到錢
 
懷山煤礦是由瑞芳公園挖向基隆山方向
南邊止於基隆河
基隆河以南是屬於瑞三李建興先生家的礦區
那是瓦斯較重的礦區
比較容易<出磺>(音chu  hoorn)
那是可怕的瓦斯災變
以西是中和坑
靠海的是海底的建基煤礦
 
 
李建興先生曾是倪碁元先生的得意漢學學生
 
 
倪基元先生也就是倪蔣懷先生的父親
倪蔣懷先生誕生于台北市公館
也就是現今台大農學院的現址
從小隨著父親的設館教學來到了平溪鄉
再輾轉至現今懷山煤礦所在的柑坪里
就讀瑞芳公學校
瑞芳公學校已成了民宅
相片裡的柱子還可以想像當年
 
1909年以優異成績畢業
考進台北市立師範學院的前身
也就是<總督府國語學校>
這是1920年前台灣人民心中的最高學府
並且是那一年代培養出最多台籍畫家的聖地
 
被尊稱為台灣西洋繪畫播種者與人格風範者
石川欽一郎
是倪先生的恩師
影響了倪先生一生的水彩畫與鄉土畫生涯
 
 
 
台灣的繪畫向來承襲中國畫風
倪先生恐怕是
第一位描繪基隆火車站的夕陽,淡水樓屋
瑞芳渡船口,土地公廟,八堵橋...的台灣寫實畫家
這一畫風延續至洪瑞麟的礦工素描,
及與倪蔣懷是叔姪關係的蔣瑞坑的<九份>油畫
這三位畫家與礦工們有著一輩子的緣分
 
 
我問老礦工李先生
礦工都做何娛樂
他說<無賭不成礦,無酒不成寮>
原因是出坑無聊,而且大部分是隻身在外,
明天下了礦是否能再見到太陽或者月亮
那是天知道
 
 
礦區賺不賺錢
就像會不會出意外
都是
要看土地公與天公伯的恩賜
 
老礦工李先先生有一次在九份煤山煤礦
因為挖到了前人挖的小型水櫃保留區<即地下水>
一霎時間大水衝來,
幸而他的組員聽到岩層聲音不對
拚死命拉住他的手
只差那一眨眼的瞬間
他就必定躺著出來了
 
老礦工李先生有一位換帖的義兄
在懷山煤礦旁的中和煤礦
被一個大小有如壽宴請帖大的石塊
擊中頭部當下就往生了
但是另一位朋友
落嵌時被活埋在泥土堆裡
幸好身體趕緊靠著坑邊
竟然
救出時毫無損傷
喊著要到坑外抽根香蕉牌香菸和米酒
咒罵著
<都是矮仔肥洪不准夾帶撼頭啊 ,
害我壓在土裡,有夠無聊>
 
當我們讀到謝里法先生的
<我所看到的上一代>時
老礦工們哈哈大笑地說
<矮仔肥洪>長得真是像蔣經國先生,
蔣先生第一次出現在台灣的畫展
就是洪瑞麟先生的首次畫展裡
他被暱稱為<矮仔肥洪>
 
老礦工不敢相信地看著藝術家等出版社資料
驚呼洪先生與蔣瑞坑先生曾經是留日學生
 
洪瑞麟先生1936年畢業於日本帝國學美術學校
參加第三屆的<帝國美術36年展>後
在九份芒花炫紫暈紅的季節
返回台灣加入懷山煤礦
一來是經濟因素,二來是倪蔣懷先生的力邀,
第三是想挖煤致富,存錢到法國巴黎深造
但是我想
可能也是報知遇之恩吧
洪先生才會在懷山煤礦
先是挖礦,續著監工,再而是場長
一待近三十五年
 
洪瑞麟先生下班後
老是在坑裡
距離頭上安全帽燈光能及的兩三歩內
素描礦工的肌肉與眉角
 
1940年五月二七日發三瑞三煤礦李建興家族員工
共約200人
被日本殖民政府以謀通中國罪逮捕
接著1942年倪蔣懷先生
也難逃懷疑
因同是瑞芳礦主而被逮捕拘留
倪先生最後提出生平日記
證明與李案沒有牽涉後被釋放
 
隔年倪蔣懷先生
便因腎臟病去世了
 
而洪先生繼續扶佐少主,
21歲的倪侯太先生,
與倔強驃悍,樸直粗魯的礦工
渡過經營危機
洪先生還與倪侯太先生1944年
一起坐了三個月日本人的牢
 
這位礦工畫家
最讓礦工懾服的便是用礦工膠盔帽
尾牙宴與4月1日迎媽祖的日子總是會
裝滿撼頭啊米酒
找人乾杯的蓋世氣魄
 
更難得的是
洪先生對指導蔣瑞坑先生的用心
蔣先生是倪蔣懷先生的親侄兒
1942年離開日本東京川端畫學校
返回台灣,立即回到懷山煤礦工作
 
洪先生如師如友如兄長
悉心指導小十歲的蔣先生
 
而蔣先生也不辜負期望
奉獻懷山煤礦將近40年頭
這位在兩位老礦工眼中的<歐吉桑>
不如說是酒友還差不多
下了班,和入坑前
總是會最後一口似地猛抽煙的礦工,
六個人擠一輛台車
愉悅地下礦畫勞動中的礦工,
或者,
上九份寫生,
或者
灌土猴似地和礦工大口喝酒,
老礦工們說
蔣先生很真
挖礦,寫生,喝酒都很條直.
 
老礦工指著台灣美術館的介紹文
說,
你看還是酒
 
1959年畫家劉振源先生來到瑞芳國小報到就職
首先拜訪的就是蔣先生
在畫與酒之間他們成了好友
那時候
除了瑞三煤礦李建興秘書任博悟先生享有盛名外
瑞芳九份還有許多尚未發光發熱的畫家
例如七等生,雷驤,劉湘華,胡竹華,
賴茂春,藍榮賢等人
1964年蔣先生邀請畫家們發起了瑞芳畫會.
而謙遜的蔣先生並不依老賣老
相反地推請劉振源先生居首
敦聘洪瑞麟,任博悟兩位先生擔任顧問
 
九份受到畫家們半世紀來的矚目寄情
喜愛九份寫生的
蔣先生有很大關係
自從1956年加入<星期日畫家會>後
這個<畫家會>謙虛定位為
假日才有空畫畫
是不敢以畫家自居的美術同好者.
蔣先生常常引導年輕的一輩認識九份
讓日據時期以來
九份人文與藝術的傳統得以延續
 
老礦工們說
<在戲棚下待久了,豬仔也會唱幾句戲文>
下班的時候
也有礦工向洪瑞麟,蔣瑞坑先生
請教繪畫的問題
而他們兩位便會收起嘻笑的神情
嚴肅地以簡單明嘹的俗語解釋日本大正時期
描寫低下階層的普羅主義
以及闡釋如何對人與自然的關心來鋪陳畫作
以及線條,運筆等的掌握
 
老礦工說資料裡
似乎看不到礦主與礦工
是一樣的是靠天給飯吃的辛苦行業
 
老礦工們望著九份提起
礦主與礦工一樣是都在賣命
他說
九份眉山煤礦民國73年
發生了壓縮機起火導致的火燒坑
死傷慘烈
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災變
老礦工李先生已經是有12個弟兄的小工頭了
那時兩位老礦工
都在眉山煤礦工作
 
當天
老礦工陳先生因為朋友需錢孔急
陪兩位朋友到九份廢棄金礦
法律不准但是神明勉強同意的
拚一注
作<散花啊>跟土地公借點金子去了
因而閃過了這一災難
 
而那天
黃先生心情不佳
突然不下礦,想歇睏
便找了其他礦友去喝酒
但是忘了將便當帶走
當他聽到礦變
火速趕回協助搶救時
眾人以為眼花了看到他的魂魄了
因為是那個便當
大家哀傷地誤認為他也陷在坑裡了
 
 
大家默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繼續奮力救人
老礦工李先生說各地只要有災變
所有礦工
都會義務地
聽從指揮奔馳支援
看過很多往生者的模樣
就屬這一次大家最難忘
 
因為昨天還在賭博,拚酒,爭執的組員弟兄
變成一具具烏青,腫脹的赤裸軀體
他以前搶救過無數的礦工
但就這一次眼框止不住紅了
 
因為怕見風全身包裹在棉被裡
這些為家裡吃穿而努力
卻從來守不住財的
夥伴們終於出坑見到陽光了
 
週遭滿是焦躁卻又認命的眼神
那是已經習慣災難的家屬遺孀眼神
等著招魂帶親人們回家
 
她們知道
還在土尾堆裡檢拾煤渣的小孩子
將來也會繼續他們的祖父以及躺在地上的父親
繼續下礦坑
 
礦區的孩子
除非封礦了
否則註定生來成為
埋在土裡的活人
見到最多陽光的那一刻
可能就是在礦坑口前的等待與法事了
 
如果有資金掌礦或者包採礦坑當頭家
也不一定好過
老礦工說
礦主跑路並不是新聞
與礦工一同犧牲坑內也不是罕見
而礦主常常半夜被驚醒
處理善後
那更是每月每周每日在發生
 
懷山煤礦第一次順利那也是1935年了
但是之前倪先生便屢屢買下老師石川欽一郎和當代畫家的畫作
作為心照不宣的尊重式金援
那一年倪蔣懷先生才在基隆田寮港購地建屋,
結束租房子的生活.
 
這般的壓力與無常
倪蔣懷,洪瑞麟和蔣瑞坑先生
是如何資助及支持藝術界呢
又如何靜心地繪畫
礦工與街景
為台灣數百年的畫風
植入了新的方向與視野呢
 
老畫家之間的淡淡知惜
與對畫藝的執著;
礦工對礦友及家人
的沉沉牽掛
與採煤的堅持,
似乎有一種我不明白的浪漫
 
碳似乎給了兩者有了命運的牽連
而酒
成了膽識的證明也是情感的催化劑
或許也不需要催化
在懷山煤礦
礦工與三位畫家都是樂觀的賭徒
是天生的賭伴
 
賭<挑到>好礦脈
礦工可以致富養家
畫家可以取得畫畫與遊歷深造的存款
 
離開他們厭惡的地底
 
但是他們有著礦山人的豪爽
終究只會揮霍
留不住土地公偶而的賞賜
到如今
唯一會羈留於心的
除了成群的子女
便是以礦為家
的記憶
 
就像這兩位笑得豪邁的老礦工
依然難忘昔時礦區
 
雖然懷山煤礦已然覆蓋在公園底下了
他們還是能為我指出
何處是洪瑞麟先生曾經素描過哪位礦工
何處是蔣瑞坑先生與哪位礦工喝過什麼樣的酒
 
 
在老礦工們的眼中
藝術家會提起筆;
恰似他們擅長舉著鋤頭
挖掘這大地的寶藏
畫,意境裡傳達了一份感動;
煤,燃燒的卡路里
在天寒中
也輻射了一波波的溫暖
 
 
老礦工們看著地面喃喃講著
這牽牛花顏色雖然不同
有粉紅,有清藍
但是仍然諧齊地迎著朝陽;
 
這與
畫家和礦工
職業雖然迥異
期待日光
可以將煤炭
可以將畫作
浸潤在光亮世界
渴望從陰暗土石裡掙扎而出
是沒有差別的
 
謄完這篇紀錄
依然不嘹解倪蔣懷先生
棄教從商的底層裡的心思
就如同
我不能深刻體會礦工們
及洪瑞麟,蔣瑞坑三位畫家
選擇當一名終身礦工人的價值觀
或許這種決定
已然不是價值可以考量了
而是一種我所不能懂得的<賭>了
 
彷彿似那脆弱的牽牛花
為了一瞬間的美麗
豪賭般地蹦出于
人來人往的泥地裂縫裡
 
然而
並非每朵牽牛花
全然擁有這兩位礦工與三位畫家的機緣
可以披露那一份燦爛笑容與驚艷圖畫
在清朗天空下
 
 
 
 
>>>>>>>>>>>>>>>>>>>>>>>>>
後記:
2006年4月18日上午10點於懷山煤礦舊址訪問兩位懷山礦工
我們一起看資料與相片
在陣陣的笑謔生中
我已經是他們的好友
因為我答應和他們喝一杯
 
lobo依照老礦工口述與資料記載不衝突的部分,
紀錄于2006,4,18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祝福這兩位年輕的老礦工
 
 
參考資料:
台灣早期西洋畫彈的長者---倪蔣懷    顏娟英著
一位畫家的365天----倪蔣懷日記選錄
                                          倪侯德,白雪蘭合譯
倪蔣懷----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與藝術贊助者
                                           白雪蘭著
倪蔣懷年表
                                              白雪蘭著
                                           台北市立圖書館
基隆美術史第四章倪蔣懷的足跡
                                              基隆市政府
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基隆地區
                                             李欽賢著 謝理法策劃
台灣美術運動史第二章新美術運動初期的畫會
                                             謝里法著
地底的光 洪瑞麟礦工速寫集
                                               雄獅圖書公司
台灣美術全集12 洪瑞麟    
                                     蔣勳著 藝術家出版社印行
我所看到的上一代
                                      謝里法編 望春風
瑞芳鎮志
                                      瑞芳鎮公所
台灣近代名人誌      倪蔣懷
                                     李欽賢著 張炎憲等編 自立晚報
洪瑞麟素描集
                                          國立歷史博物館
石川欽一郎與台灣學生   
                                           顏娟英著
鍾理和殘集 遠行 張良澤先生編 民國65年初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立立二手書店 的頭像
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