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3 09:43筆記






感情細膩的書友們似乎都喜歡找個風景名勝的旅館,一去再去;喝點 ​小酒,看著高山大海,日月星晨。



現此時是跑書的旺季,恐怕得到秋天才能喘一口氣吧。好久沒守候九 ​份的日出與日落了;今天,破曉後的月在蟬鳴聲中緩緩移步五分山的 ​山巔。書店旁就是大竿林溪的上游,微風輕輕穿透紗窗,半夜還必須 ​蓋上薄毯子。


跑書的歲月就像是同時玩好幾幅拼圖,慢慢地從愛書人家中,收到想 ​都沒想過的書籍;雖然,一個主題間隔幾年才會出現一張新圖片。



兩年前,某位藝術家的長公子,滿屋子都是陳儁甫,吳詠香伉儷的創 ​作與收藏。



幾個月前,我在某位93歲老詩人家中收得【含光詩】(陳含光手寫 ​寫作詩,四十四年臺北正中書局印行)。



這兩位先生都是溥心畬先生一生中地位重要的拼圖片之一。





一生不認同中華民國的國號,不願聽國歌(詳請參溥心畬傳,王家誠 ​先生著,九歌出版)的溥心畬先生倒是正港的臺灣作家,也是我們九 ​份的榮耀。



前幾天,書架上一堆的故宮月刊與藝術書籍,翻開幾本扉頁,赫然是 ​某某某校長惠存;不禁尋問愛書人,確定要割愛嗎?



為了尊重割愛愛書人的隱私,給予雙方自然的交談空間,向來將對頗 ​有名氣的對方或者對方的家人,當作一無所知。



這位校長,他也是溥先生的好友。我不禁婉轉地說,彭醇士,溥心畬 ​,.....殷海光,徐復觀諸位先生與某某某學校很有歷史淵源。



愛書人和我說起了他的尊翁的一生。他說,爸爸一生非常嚴肅,餐桌 ​上是不能說話的,真的是做到了孔聖人所說的【食不語】。直到了小 ​孫女出生才有笑容。而媽媽是臺灣西螺望族之後,個性卻相反。



愛書人拿出一封信給我看,那時他大一,他的父親以您來稱呼兒子, ​謝謝兒子關心他的健康。



爸爸曾經收到蔣介石先生的家庭用箋的八行書,他爸爸置之不理;有 ​一位當時被視為開明進步的思想學者,也來請求同時也是好友的他爸 ​爸讓他的兒子編班時可以與資優者同列,也不准;蔣家對八行書並沒 ​有追蹤,而這位學者氣呼呼很不諒解。沒想到愛書人也考上了這所學 ​校,而且恰好與這位學者之子同班。他才相信這所學校是不講人情的 ​,趕緊來道歉。



他那三年高中,完全不敢讓人知道他就是校長的兒子,以避免壓力大 ​。



爸爸只有在滿架書前看書時才會笑。



這我相信,書蟲都是如此吧?;渡邊三代郎在【次雲莊入澤醫博士近 ​十韻】的詩作中說:【滿架詩書足散愁】,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金谷詩稿,昭和十四年發行,日本國)



愛書人為我展示了他父親的收藏。他說,很多名家畫作都在裝裱店的 ​某某堂取不回來;法官告訴他說,【消滅時效】的因素,只好判敗訴 ​。雖然可受公評,可是沒有另一造的說法,這點就不多記錄了。詳細 ​的案情,網路上有。



割愛愛書人是民國40年次。他說,那一代的長輩平常是不會打電話 ​或者寫信連絡的;感情卻深厚得很。每年的臘八,他的父親就會搖電 ​話,招溥先生來吃粥。吃完粥等待上茶的空檔裡,如夫人就會磨墨, ​溥先生略為思考好留白的位置就開始畫畫並題上詩,這過程,不過一 ​壺開水沸騰了,茶泡開了的時間。



愛書人被故宮博物院認定為終身會員,他說,那是因為他將溥心畬先 ​生的手寫族譜捐給故宮的緣故。(這段存疑,應該是【慈訓纂證】, ​謹抄錄溥心畬傳一書中所說:溥心畬為感念慈母項氏教誨,來台後著 ​手撰述【慈訓纂證】,自序之外,請遜清遺民陳含光,及北京舊識黃 ​金鰲為序。)。譜先生沒交給如夫人與他的子嗣,身為好友後人的愛 ​書人,覺得應該捐給國家來保管。



我聽了好高興。這些僅存的字畫也要捐贈。於是我就將中央研究院與 ​故宮裡頭的朋友的手機給了他。



我對藝術完全不懂,溥先生曾經說他如何鑑定畫呢?畫得比他差的, ​那一定是假畫。這,我是奉為準則的。



愛書人聽我說我對字畫外行,所以向來不收的話後,一一為我解說牆 ​壁上的掛畫。第一張就是林風眠的杭州景物畫,受贈人也是愛書人的 ​父親。





席德進先生在1947年的日記裡提到他的老師林風眠:{風眠先生 ​說:【你要得到你要得到的東西,你一定會得到。】.....,啊 ​,這不行,我不管甚麼,我要工作,我必須的是實踐。}。(請詳參 ​【上裸男孩】,席德進著,鄭惠美著,聯合文學)



想到席先生這段日記,我不禁微笑了起來。終究,許多溥心畬書冊, ​與愛書人討論後,他還是收藏起來了。不過,我想,林風眠先生說得 ​有道理,再勤快些,爾後還是有機會收得到的。



我們看著看著,愛書人說,這些長輩都愛吃也懂吃。詩書畫之外就是 ​吃。這,我也不意外。剛剛提到的渡邊三代郎先生也曾在【丁巳歲晚 ​】一詩中說:



五十將加四。

老來慵讀書。

青燈照爐火。

白雪蔽庭除。

榮達情空冷。

飛昇志未舒。

何憂家國事。

食膳有烹魚。



有魚可以配飯,家國事就沒甚麼好煩惱了吧?人過了中年,似乎稍為 ​能體會。準備上床了,明天要到某位藝術家跑書。不知道會不會又看 ​到溥心畬先生的字畫,畫冊與廣文書局,.....故宮為他出版的 ​著作呢?

談看了三個鐘頭,好像上了一堂課。這就是收書走卒的最大好處,知 ​識與常識從愛書人學習而來。




今天沒上九份,不知道今晚的夜色如何?廣播說,白天台北37度, ​難怪剛剛收書走在台北街頭好像人在瓦斯正開的廚房裡 。



溥心畬先生在民國四十六年與五十年兩次夜宿九份旁邊的金瓜石旅館 ​:



【夜宿金瓜時客館】:



碧空白露下寒霄

客館登樓夜寂寥

萬里天風吹落月

捲簾直送海門潮



【重遊金瓜石】:



絕巘金瓜峻

山光千嶂合

海氣八閩回

曉月依林盡

春潮入峽來

柴門舊行跡

處處長莓苔(請詳閱:溥心畬詩文集,溥心畬傳,王家誠著,九歌)



溥心畬先生喜歡跑到北投鳳凰閣以及各地名勝小住。留下了許多屬於 ​臺灣的創作。雖然晚年的作品還是會看得到【本朝】的字樣。這位大 ​清遺老對原住民抗日印象很深刻。我想,他會喜歡九份的。除了美, ​臺灣割讓給日本的乙未年,九份,金瓜石抗日得很認真,算是有給他 ​本家一點顏面了。



九點了,夜深了,該上床了,不多扯了。晚安

。。。。。。。。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立立二手書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